母辭工伴愛兒接受訓練 視覺提示卡改善ADHD學童學習問題  

社會 00:01 2018/07/30

分享:

煒傑媽媽(右)為了愛兒健康成長,不惜辭去工作,更陪伴兒子一同接受訓練。(陳靜儀攝)

ADHD(專注力失調及過度活躍症)學童在校內往往被視為「搞事分子」,家課手冊以紅筆寫滿了欠交功課、滋擾同學、上課不專心等記錄,10歲的煒傑便是其中一人。煒傑媽媽(程太)為照顧愛兒不惜辭工,全職照顧兒子。在協康會的訓練下,煒傑進步明顯,判若兩人,程太亦可於今年9月重投工作。

現年10歲的煒傑準備升讀小六,玩遊戲時與正常小孩無異,但他就讀小一時,經常被學校投訴上堂不專心、滋擾同學,令程太感到非常頭痛:

幾乎所有科目的老師都有投訴。

煒傑試過考試時長時間發呆,結果未能按時完卷;在家中做家課,更拖拉至凌晨才完成,程太深感壓力,兩人關係一度緊張。在校內的臨床心理學家建議下,轉介到瑪麗醫院進行ADHD測試。

排期近兩年,煒傑升小三前確診ADHD及ASD(自閉症譜系),可惜尋求公立醫院的學童訓練時,程太卻被告知兒子已超齡,不符合訓練資格。程太為全心全意照顧兒子,辭去文職工作。

煒傑經過訓練及治療後,情況獲得改善。(陳靜儀攝)

程太為煒傑參加協康會青蔥計劃的訓練小組,學懂使用由該會教育心理學家設計的視覺提示卡,改善學習問題,例如抑制衝動行為,及學懂將複雜的工作分先後處理。煒傑亦參加社交訓練小組,透過角色扮演及情景故事,學習多用言語表達情感,學懂慢慢聆聽,不再經常搶答問題及輕易發脾氣。

程太也學會用這套視覺提示卡在日常生活,例如使用「抵抗騷擾防護罩」,提示煒傑不要在媽媽煮飯忙碌時打擾,這些策略幫助她與兒子溝通,親子關係已沒以往般緊張。

準備升小六的煒傑在藥物控制及訓練下,情況大大改善,可以「坐定定」,與小一時的他判若兩人。程太亦於9月重新上班,她笑着說:

他也可同正常小朋友一樣,他永遠是我的叻仔。

雖然煒傑(左)及媽媽(右)兩人關係曾一度緊張,但母子依然情深,媽媽更形容兒子永遠是一名「叻仔」。(陳靜儀攝)

協康會教育心理學家徐詩茹博士指,ADHD兒童由於腦前額葉細胞的活動量較少,其執行功能較弱,常常無法抑制腦中無關重要的念頭,處理和組織資料較慢,故可利用視覺提示卡來提升學童的執行功能,透過圖像來加深學童記憶。
 
暑假期間,徐指ADHD的小朋友較容易分心及作息不定時,建議家長可藉日常的親子活動,提升孩子的執行功能,例如跟孩子DIY親子美食,製作雪條、果凍等,讓他們按步驟完成任務,鍛練其持久集中力;亦可利用坊間的桌上遊戲,從遊戲中改善孩子的專注力、反應抑制及記憶力。

協康會青蔥計劃的訓練小組,透過由教育心理學家設計的視覺提示卡,改善煒傑的學習問題。(陳靜儀攝)

踏入暑假,協康會為家長及學生們分享一些作息小貼士:

  • 與孩子一起制定暑假時間表,切忌把每日日程填滿,讓孩子參與選擇活動或興趣班的過程,1星期最多2至3課堂
  • 與孩子訂立每天的目標任務,嘗試將暑期作業拆件,例如每日要完成幾多頁作業,按目標完成習作
  • 固定睡眠時間,讓孩子有良好的生活作息
  • 加入戶外時間或自由創作時間,到戶外運動,或在家做小手作、繪畫等
  • 添加親子活動時間,每星期有固定的親子活動時間,與孩子一起享受暑假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