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考過鋼琴試變音樂治療師 80後:鋼琴零級一樣可追夢

健康 16:15 2018/08/15

分享:

由接觸音樂治本直到完成碩士課程,加上實習及考牌,Kingman前後花了10年時間。

不少家長希望子女學樂器,希望子女的portfolio更好看,有助考入心儀的學校。香港音樂治療協會主席、80後海外註冊音樂治療師鍾敬文(Kingman)小時候卻因為氣管的問題而開始學樂器,慢慢愛上了音樂,希望向音樂治療之路走,Kingman從來沒考過鋼琴級試,用10年時間完成夢想,踏上音樂治療師之路,希望藉著音樂去幫助不同的病患。

因治療哮喘 踏上音樂路

Kingman小時候因為患有哮喘,經常要出入醫院,媽媽建議他學口風琴去改善氣管問題。當時的他對音樂並沒有太大的興趣,只知道吹口風琴對自己好,就堅持繼續學。至六年級的時候,看見同學仔彈鋼琴,覺得很厲害,便跟著學。最後因鋼琴初學者要學習很多不同的樂理知識以及是彈古典樂為主,對當時年紀尚輕的他來說有點沉悶,故學習一年便放棄。

直至Kingman初中的時候流行樂隊音樂,很多學生都會跟上潮流組成樂隊,Kingman亦都不例外。

見到別人夾Band,我又跟同學一起夾。由於我的手指比較靈活,便負責做Keyboard(鍵盤手)。

年輕人總是喜歡聽流行歌曲,Kingman認為流行曲令他更容易投入在音樂的路上,「夾Band」時可以加入創意,讓他有機會創作寫歌。後來經長輩鼓勵下接觸音樂治療,並決定以此為目標,成為音樂治療師。

(受訪者提供)

在澳洲見中風合唱團 冀引回港協助病人

確立了自己的目標之後,Kingman一直都向著音樂治療師的路行。中學畢業後他在HKDI學音樂,其後轉到澳洲唸音樂系及心理學系,為做音樂治療師「鋪路」。音樂治療學系一般收生標準要具八級鋼琴資格。「我沒有考過琴,是『零級』,但因為組過樂隊,亦都讓面試官感受到我對音樂的熱誠,最後獲錄取,所以是特別例子。」由接觸此學科,直到完成碩士課程,加上實習及考牌,Kingman前後花了10年時間。

(受訪者提供)

當年仍是學生的他,在澳洲的一個音樂治療研討會上,見到一隊由10多名中風患者及家屬組成的合唱團,令他印象尤其深刻。

他們有些人是需要用以拐杖協助走路,甚至有些人是要坐輪椅。但從他們一唱歌的時候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

學習音樂治療的過程,他一直都是在醫院與病人單對單接觸,從來沒想過可以集合一班病患及家屬一起唱歌。見到那個合唱團成員接受完治療之後,可以走到社區,用歌聲去感染其他人,令他決心要在香港成立一個中風病人合唱團。

(受訪者提供)

音樂可改善自閉症孩子社交能力

現時香港暫未有音樂治療師註冊制度,治療師多數於美國、英國、加拿大和澳洲修讀,Kingman就於澳洲完成音樂治療碩士課程。他返港後常駐於屯門醫院或瑪麗醫院,接觸不少重病患者。他在2013年成立國際音樂治療中心,聯同其他註冊音樂治療師及心理學家提供音樂治療服務。在3年前與香港復康會合辦「樂隨風合唱團」讓一班中風病患及家屬可以接觸音樂治療,助失語症患者開口表達。他解釋,音樂治療不單是服務中風病人,音樂可醫治不同的病,

透過音樂可以改善自閉症孩子的社交能力,協助他們開口表達。而癌症病人亦都可以透過音樂治療去減輕醫治癌症期間的焦慮情緒。

他解釋,音樂治療不單是服務中風病人,很多人都可以透過音樂去醫病。(受訪者提供)

他相信沒有人會抗拒音樂,雖然音樂在很多家長的心目中,或許只為子女入讀好學校而加分,但Kingman卻有另一番看法:

我知道社會上常會將音樂等同考試,我正是一個好例子,鋼琴零級一樣可完成治療師的夢想。

他指自己不是反對考級的制度,但希望不要以考試作為成功與否的基準。

撰文 : 呂珈誼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