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奕邦千字文悼念戰友盧凱彤:延續你的使命令更多人了解情緒病

休閒消費 12:09 2018/08/15

分享:

藍奕邦與盧凱彤屬同期歌手兼也患情緒病。

盧凱彤(Ellen)喪禮在昨天(8月15日)舉行,Ellen的遺體已化作輕煙。與盧凱彤同屬同期歌手兼也患情緒病的藍奕邦,在昨晚於個人社交平台發千字長文,悼念盧凱彤。藍奕邦以《遙距的戰友》為題,憶述跟Ellen都同受情緒病折騰下,彼此曾互相扶持的昔日情誼。

(取自藍奕邦facebbok)

藍奕邦回憶跟盧凱彤屬同期出道歌手,惟當年卻未算深交,藍奕邦於2015年開始患有情緒病,他稱因情緒病令自己跟盧凱彤距離拉近了一點點,因二人都差不多時候患病。

阿邦跟Ellen從分享病情到在音樂上合作,逐漸加深認識。他寫道跟Ellen不算同病而相憐,但至少當她是遙距的戰友。

Ellen的離開,對他是沉重打擊,是切膚的心痛,也是無比的氣餒。然而最令藍奕邦概歎是,社會和醫療制度對情緒病認知,依然停留在「食藥就會好」或「食住藥無自毀就當做痊癒」甚至「食極藥都唔好就係你個人性格缺失」的層面。

他覺得患者需要的,不是表面正能量,其實是沒有帶批判的聆聽,及耐性和專業的創傷療癒(trauma healing),給負能量的一個確認和出口。但這方面的工作,仍非常缺乏。

他稱,用了一星期慢慢消化這堆心痛和憤怒,變成一股力量,終決定將這股力量正面地運用,並相信離開了他的戰友也會這樣盼望,為身處情緒病的人說一句:You are not alone and you CAN get better。

(取自藍奕邦facebook)

藍奕邦《遙距的戰友》全文:

沉澱到現在,我才能落筆。

我和你是同一輩出來的歌手,亦一直被歸納為同一類的唱作人。緣份未到就是未到,縱使,我和你算是識於微時,青澀時常常一起做school tour,有好幾年一起在同一間公司做同事,並由同一個A&R同一班人處理我們的工作,我和你之間亦有無數的共同朋友,彼此一直都只是惺惺相惜,絕不深交,亦無合作。

諷刺的是,這幾年,竟然是一個叫情緒病的東西,好像把我們距離拉近了一點點。

我和你是差不多時候相繼患病的。

自此,我們好像關心大家多一點點。我和你終於多年後會偶爾私底下找找對方,記得有一次我和你分享食藥的點滴,一起抱怨藥物令人創作力大減。我和你兩個內向的人竟然會終於嘗試約出來食飯,縱使一次都沒成事。

兩年前,你知道我開新專輯,我邀請你,你二話不說為我寫了一首歌。我亦終於一年前有機會第一次為你的創作填詞。得知你加盟了我的唱片公司,我還滿心歡喜,待我復出後我們可以再做同事。

我和你不算同病而相憐,但至少,我當你是一個遙距的戰友。

所以,你的離開,就算大家不熟,對我是一個沉重打擊。

我相信對於所有同樣在經歷情緒病的朋友都一樣。

是切膚的心痛,也是無比的氣餒。

因為,我和一眾患者,都真的太明白,康復絕不是一條直線的過程,充滿高低起伏,並且漫長得很容易令人洩氣。我們都清楚感受過,明明好像在好轉,但病情會無定向忽然有一陣子轉壞。那些最壞的時候,身體和腦袋會不由自主地轉到最負面,逼到一個人覺得自己走投無路。每每都要靠那一丁點幾乎都沒了的力才挽得回頭。不是想放棄而覺得非投降不可的那一格,我和很多人都到達過太多次,有多難受痛苦,未經歷過的人絕不會明白。

你的離開,我們明白,我尊重。你很勇敢,努力和積極地戰爭。所以你的離開,不是一個選擇,沒有人可以說你是「選擇離開」。It was never a choice.

除了心痛和氣餒,餘下的,是憤怒。尤其是這個星期看過無數的評論和報導。

我慨嘆這個社會和醫療制度的認知依然停留在「食藥就會好」或「食住藥無自毀就當做痊癒」甚至「食極藥都唔好就係你個人性格缺失」的層面。患過病的人會知情緒病康復的方法從不是one size fits all。每一個需要的都不一樣,天知道要幾多方面的配合,才會得到緩慢的進步。若果單靠藥物就成事,很多人理應一早就已經無事吧。

更慨嘆香港對輔導的認知仍停留在「睇開啲啦放鬆啲啦正能量啲啦」的層次。其實,我們患者更需要的,不是拋下來的正能量,而其實是沒有帶批判的聆聽,與有耐性和專業的創傷療癒(trauma healing),給我們負能量的一個確認和出口。這一方面的工作,可惜仍非常缺乏。

太多太多的情緒,我用了一個星期慢慢消化這堆心痛和憤怒,變成了一股力量,終於,我可以跟自己說,我要將這股力量正面地運用。

與其傷痛,不如用這股力去繼續我的康復之路。我想你這個遙距的戰友也會這樣希望。

所以,為了你,為了愛錫我的人,更為了我自己,無論多辛苦我都要徹徹底底地康復。未來一定會再有考驗和難關,我答應我會盡辦法捱過。待我康復後,做更多好歌之餘,更可以延續你的使命,令更多人了解情緒病,希望有一天每個患者都可以得到他們需要的幫助。

還有,待我康復後,我可以實行我和你小小的約定,為LGBT社群繼續做多一點,爭取多一點。

戰友,你是被明白的,辛苦你了。安息吧。願你在另一個無痛苦國度裡,找到你渴求的舒暢、平和,可以自由自在地,隨心所欲,天馬行空。

所有還在對抗的戰友,也請加油,但更要在適當時候放過自己,天知道我們已經很努力。You are not alone and you CAN get better.

撰文 : 司徒家傑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