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打工後任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 90後少女:有想做的事就放膽去試

休閒 16:48 2018/10/18

分享:

Joanna曾在日本工作一年,現於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廣報文化部工作。

到日本旅遊賞景歎美食固然開心,在當地打工生活又如何?現於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廣報文化部工作的90後Joanna,2016年到過日本工作假期,邊玩邊賺錢之餘,也經歷過職場上的差別待遇。

Joanna本身在港任職媒體工作,她自言喜歡日本文化、愛看動漫,很想體驗日本生活,直至申請到日本工作假期,便把握機會。

有朋友問我為何能拋下一切working holiday,除了因為申請成功,真正答案是這是我想做的事,很想試試離開香港生活。一直以來所聽的美滿生活不外乎穩定的工作和有個好歸宿,我也快忘了人生可以有很多可能性,不是只有一條方程式。

在日本一年間,Joanna享受過在北海道滑雪的美好時光,亦試過在東京做電視節目現場觀眾,近距離見偶像「嵐」。玩樂之外,職場為她帶來另一番的人生體驗。

Joanna(中)邊打工邊體驗滑雪樂趣。(受訪者提供)

Joanna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是於北海道一所滑雪場任職餐廳侍應,屬兼職性質。試過在客人較少的日子,餐廳負責人會先叫外國的兼職員工早些下班,最後才叫日本兼職工早走,她慨嘆「工時要睇彩數」。這種差別待遇令Joanna心裏有點不舒服,始終員工也要賺錢生活。但她承認,負責人可能考慮到外國人的日語能力不及當地人,所以在人手過剩的情況下才會作出這種取捨。

做客服學懂捱罵

Joanna之後轉戰東京,做過酒店預訂公司的客戶服務員。她笑言,此前在香港未做過服務性行業,在日本就體驗到被客人責罵的滋味,例如訂單程序出現問題、客人發現酒店房間貨不對辦,作為客戶服務員的她就會聽到不太友善的言語。雖然間中要受氣,但亦讓她學懂應對這些場面。

Joanna與日本工作的同事一起聚餐。(受訪者提供)

活用日語考獲N1級

出發前,Joanna已考獲日本語N2級(編按:日本語能力試分成五級,N1最難、N5最簡單),不過初時仍無信心以日語作流利溝通,她稱全靠打工時與日本同事玩得埋,彼此經常聊天,加上做客戶服務員時要處理電郵、文件,加強讀寫能力,令日語水平提升。在日本生活了大半年,有助她考獲N1水平。

一年的工作假期生活豐富了Joanna人生閱歷,她稱得着及開心遠比失落的時間多,難忘與在北海道與同事一起滑雪,下班後大伙兒到居酒屋聚餐;打工亦使她變得更主動與陌生人互動溝通。她慶幸遇過大部分的日本人皆是友善和包容,工作的差別待遇屬個別例子,始終打工少不免牽涉到責任、期望、壓力,但皆屬能承接的範圍。

回港後加入日本駐港總領事館

這些經歷亦帶來機遇,去年回港後,Joanna加入了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廣報文化部,活用在日本工作假期的體驗,在港推廣東瀛文化。她體會到,人生最重要的是有夢想及熱情,有想做的事就放膽去試,不要怕失敗,因為人生只得一次,要無悔地過,這樣已經是最美滿的了。

Joanna自小鍾情日本文化。(受訪者提供)

打工以外,Joanna亦會到日本其他城市旅遊。(受訪者提供)

如想了解更多日本工作假期的資訊,可瀏覽日本駐香港總領事館網站

更多關於工作假期資訊,請【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