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巧手把紙紮祭品變扎作藝術 一圓先人報夢紮出「菠蘿包」

精明消費 11:32 2018/08/23

分享:

從事紙紮近廿載的阿志造過不少實用、新潮的紙紮品。

用心設計的紙紮作品,在熊熊烈火下不消數分鐘便化成灰燼,但為先人手製紮作多年的「寶華扎作」第二代繼承人、42歲歐陽秉志(阿志)並不感到可惜,因為他是抱着先人能擁有這些紙紮物品的心態去創造。

阿志從事紙紮近廿載,客人多數因應先人喜好找他設計紮作,他說:

試過有客人告訴我,先人托夢給他想吃菠蘿包,於是找我整一個菠蘿包的紙紮祭品。說起來好像很離奇,見人見智吧。

從食物到日常生活用品,也難不到阿志的一雙巧手。近來試過造吸塵機、導演椅,甚至助聽器、牙縫刷、龍蝦包。對他來說,所有紙紮品也有不同難度,要花時間設計、配色及選料。

有時都會『頭痕』,以吸塵機為例,我花了約一星期研究,到電器店看看客人指定那款吸塵機的大小、顏色,再用兩至三天去造,比例是1:1。

阿志設計的1:1吸塵機紙紮品。(受訪者提供)

需時四至五天製作的導演椅紙紮品。(受訪者提供)

阿志稱,該吸塵機紮作費用約3,000元,需時四至五天製作的導演椅約要1,000元,助聽器、牙縫刷、龍蝦包等體積較小的紮作品則要數百元不等。至於近來最滿意的作品是卡通Monchhichi,外表得意,效果亦很似公仔!

阿志近來最滿意的卡通Monchhichi作品。(受訪者提供)

做紙紮品可有什麼禁忌?阿志表示,前輩教落做紮作期間不要弄傷手,

如果弄損手,自己的血會染落紙紮祭品,燒的時候就連自己的血也燒埋,可能會影響個人運程。

隨心之作打響紮作店名堂

「寶華扎作」於1963年創立,由阿志的爸爸歐陽偉乾及一班老師傅合力經營,3年前阿志正式接手經營,將父業傳承下去。阿志透露當初並無打算繼承父業,

1997年剛畢業(大一藝術設計學院),致電設計公司漫畫公司應徵,對方叫我等消息,便在舖頭執頭執尾。那時興滑板車,就造一架吊在門口,吸引客人。

該架紙紮滑板車獲傳媒報道,令「寶華扎作」打響名堂,開始有客人要求訂造新式紙紮品,由此創出新路。

歐陽秉志入行近廿載,繼承父業經營「寶華扎作」。(陳靜儀攝)

一般而言,做紮作要經歷起草圖、綑竹篾、再糊上紙張的步驟,製作工序往往要至少三、四天時間,花費的心血一點也不少,但紙紮品的命運最終皆是送進火爐中化成灰燼,是否有點可惜?阿志說:

不會可惜,我是抱着他們(先人)真的可以擁有了的心態去造。

阿志製作的龍蝦包紙紮品。(受訪者提供)

阿志製作的助聽器紙紮品。(受訪者提供)

更多紙紮故事,請【按此】

撰文 : 葉明傑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