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白化症被嘲笑「白頭仔」 90後社工悔疚:曾經怨恨媽媽生我出來

親子 12:34 2018/09/13

分享:

張偉德走出自卑成為社工,盼以自身經歷幫助同路人。

全身皮膚和毛髮白到發亮,出外難免受到旁人的奇異目光。26歲、任職社工的張偉德(Dicky)是白化症患者,自小因外觀與別不同及弱視問題,遭受同學歧視排斥。孤單的他變得偏激,把怨恨都發洩在至親身上,然而母親不離不棄,他亦遇上好社工助他走出牛角尖,使他立志成為社工,幫助其他殘障人士重拾希望。

同學都笑我是「白頭仔」;雖然長得高大,但我有中度弱視,視力僅為常人的5至6成,老師安排我坐前面,就被人嘲笑「食玻璃大」。

Dicky小學就讀主流學校的視障特殊班,他用心讀書,每天用望遠鏡看黑板的字,做功課和溫習也不馬虎,很多時都要做至深夜。雖然成績不俗,但白化病令他成為同學的笑柄。

禍不單行,父親在他3歲時因病離世,變成單親家庭,令Dicky倍感難受。母親在家給人補習,獨力把Dicky和大他兩歲的哥哥帶大。母親雖然對Dicky加倍照顧和寵愛,但當他心情不好就會忍不住怪責媽媽。

會質問為何哥哥沒事,「為何把我生成這樣」、「是你把我弄成這個樣子」。

Dicky感激母親的支持和鼓勵。(陳智良攝)

儘管被兒子的說話刺傷,張媽媽仍不離不棄,也沒有與Dicky爭執,反而努力地認識和了解白化病,有時亦會抱著Dicky說,「你跟別人不同也不要緊,媽媽一樣會疼愛你。」

媽媽一直為我付出,小時候我口不擇言,抹殺她的付出,多謝她沒有放棄我。面對喪夫,還要湊兩個,只要堅強的媽媽才可以做到。

Dicky高小起參加義工計劃,在服務其他視障人士時,發現自己的價值。他在計劃中亦遇上一名社工,教懂他如何面對自己、欣賞自我,又明白原來家人和朋友都關心他。

受到社工的啟發,Dicky亦立志成為社工,想知道他如何憑著一腔熱血克服重重困難和挫折,請閱「白化症社工半年見工30次屢受挫:因視障被否決所有能力」

白化症是遺傳疾病,Dicky曾抗拒結婚生子,命運卻使他邂逅現任太太,改變其對婚姻家庭的負面想法,請閱「衝破世俗眼光踏入婚姻殿堂 90後白化症社工:遇上真愛不容易」

更多正能量故事,請【按此】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