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化症社工半年見工30次屢受挫:因視障被否決所有能力

健康 17:57 2018/09/13

分享:

張偉德在畢業初期見工屢屢受挫。

任職社工的張偉德(Dicky)是白化症患者,自小因外觀與別不同,加上視障問題,受同學歧視排斥而自信低落,但他在高小開始參加服務視障人士機構的義工服務,中心社工不斷給予他支持,使他學懂接受自己,亦讓他萌生當社工的念頭。

做義工時發現自己原來不是最慘,而且社工不斷鼓勵我,他提出問題讓我思考,如何可以做得更好,讓我可以重新肯定自己。

現年26歲的Dicky小學成績理想,升上Band 1英中,但因英文較差,加上學校只有初中設特殊班,高中融合到普通班後無法跟上課程,會考只取得7分。本以為社工夢碎,剛巧發現明愛專上學院提供社工副學士先修課程,面試後獲取錄。

Dicky盼望將來可支援視障人士的就業問題。(陳智良攝)

完成1年副學士先修課程後,Dicky曾到一間社福機構擔任就業助理,汲取工作經驗,再返回學校完成2年副學士課程。不過,畢業後找工作卻非想象中順利,他曾試過在5個月內見過30多次工,都不獲錄用。

我每次都會主動解釋自己的視力限制,但有些僱主說要重新評估我,又或建議我做低一級的活動助理。那時覺得很失落,因為視障問題,否決了我其他的能力。

最後,Dicky只找到一份為期半年的工作,即使機構提供的電腦設備較差,他也不埋怨,只是花更多時間和精神去處理工作。合約完結後,Dicky在轉至一所弱能人士復康院舍任社工,現時他日間上班,晚上繼續進修社工學士課程。

我日後希望可創立一所為視障人士服務的機構,以同行角色輔導他們,盼望能以生命影響生命,同時支援他們的就業問題,讓僱主肯定視障人士的能力。

Dicky幼時曾因白化病遭受歧視,想知道他如何走出自卑牢籠,請閱「患白化症被嘲笑「白頭仔」 90後社工悔疚:曾經怨恨媽媽生我出來」

白化症是遺傳疾病,Dicky曾抗拒結婚生子,命運卻使他邂逅現任太太,改變其對婚姻家庭的負面想法,請閱「衝破世俗眼光踏入婚姻殿堂 90後白化症社工:遇上真愛不容易」

更多正能量故事,請【按此】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