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破世俗眼光踏入婚姻殿堂 90後白化症社工:遇上真愛不容易

親子 13:37 2018/09/17

分享:

Dicky與Megan盼望將來可成為父母,組織幸福家庭。

白化症是隱性基因遺傳病,作為白化病患者的26歲社工張偉德(Dicky),曾以為自己一輩子也不會結婚生子,卻在命運安排下邂逅生命中的另一半,兩人克服眾人目光,並以行動說服反對的家人,在2016年共諧連理。

能夠遇上一個明白自己的人,真的不容易。

Dicky幼時因外觀和視障,遭受同歧視排斥,對生命感到悲觀,討厭自己的與別不同。不過,他在修讀社工副學士課程時,認識當時為同學的太太Megan,二人互生好感繼而拍拖。

Dicky與太太婚後2年恩愛非常。(林愛娜攝)

在Megan心中,Dicky同樣是個與別不同的人。拍拖首數個月,Megan曾因途人對Dikcy的目光感到難受。她憶述,有小朋友在街上大叫,問Dicky為何頭髮是白色,但Dicky反問孩子為何其頭髮是黑色,見到Dicky毫不介意,Megan亦漸漸釋懷。

他是我的心靈伴侶,我們之間的溝通,生活各樣事都很配合,他很關心我,給予我情感支援。

然而,Megan的家人最初相當反對,擔心Dicky無法照顧女兒之餘,更會成為女兒的負擔。Megan沒有動搖,更不時帶Dicky到家中吃飯,家人看到二人互相照顧,漸漸改變看法。

婚後2年以來,Dicky與Megan各自在不同機構工作,晚上則一起進修社工學士課程。以往Dicky一直抗拒生子,擔心孩子遺傳白化症,即使是正常孩子,他也擔心白化症爸爸或會令孩子難堪。

由於Dicky為白化症患者,若Megan亦帶有白化症隱性基因,孩子就有一半機會是白化症;但若Megan不帶有相關基因,孩子只會成為是隱性遺傳攜帶者,但外表和視力不受影響。

與太太詳談多次,太太認為無論孩子怎樣,我們都會努力陪他成長。萬一孩子有白化病,我也可作為榜樣,與他同行。

Megan亦表示,有信心Dicky將來會是位好爸爸,讓孩子在一個多理解和包容的環境下成長。

Dicky幼時曾因白化病遭受歧視,想知道他如何走出自卑牢籠,請閱「患白化症被嘲笑「白頭仔」 90後社工悔疚:曾經怨恨媽媽生我出來」

想知道Dicky如何克服困難,成為一名社工,請閱「白化症社工半年見工30次屢受挫:因視障被否決所有能力」

更多正能量故事,請【按此】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