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C
香港時間: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07:30

共融咖啡店My Little Coffee蝕近廿萬撤出荃灣 老闆不改初心

18:08 2018/09/14

曾於尖東薄有名氣的共融食店My Little Coffee(下稱MLC),上月中培育出全港首個聾人咖啡師冠軍,原來僅能雪中送炭,無助其Pop-up Cafe 3個月間黯然結業的結果。

老闆娘曾穎芝(Gigi)5月底因加租撤出尖東,匆匆落戶荃灣西一隅,營運卻大失預算,勁蝕近20萬元,連團隊亦幾乎瓦解。「傷心過後,我仍然覺得自己所做的事無錯」,將續聘留守的兩名失聰及弱聽員工,矢言以咖啡幫助更多人。

「奪冠好開心,但這裏兩天後(8月31日)結業,有點覺得可惜。」繙譯員還未譯完冠軍咖啡師胡學靚(阿靚)的手語,Gigi即搶着答:

我唔覺得可惜喎!

她直言上月初因荃灣店陷入了「人生低點」,至阿靚月中奪冠方能從心而笑,

你知否那天是我近月笑得最多的一日?

商場冷氣壞 食客少員工離職

MLC的尖東店一度多達9名失聰及弱聽人士效力,惟今年被業主大幅加租3、4成,無奈遷至偏離荃灣市中心的灣景花園,詎料商場冷氣竟在炎夏壞掉,食客更稀落,亦有網民投訴太熱,部分員工也變得暴躁。有餐廳東主告知記者,他曾提議接手尖東店的失聰員工,只因MLC想留住整個團隊才沒談攏。

受訪時行將撤出荃灣的Gigi,以為沿用舊器材、餐單,聽障員工不難習慣新店面,結果他們卻因故逐一離職,最終僅剩兩名得獎咖啡師阿靚和林穎欣(Zita),不禁歎了口氣,

其實同我想像好唔一樣。

Zita(左)是My Little Coffee於尖東所聘的首個弱聽員工,失聰的阿靚(右)未幾加入。

MLC於旺角賣咖啡豆起家,2015年起到尖東兼營食店,初期員工不斷流失,直至Gigi偶遇不想再當另一間咖啡店跑腿的Zita,遂請她成為店內首名弱聽員工,慢慢建立起弱聽及聾人為核心的團隊。

我不是(辦)一間聾人Cafe,所以我不喜歡拿她們來做「賣點」。

 

Gigi強調,聾人本身勝任飲食業工作,員工過去受訓後亦有好表現,才試着盡量幫人。今趟失敗經歷令她不斷反求諸己,冀未來更懂跟聾人相處,

(有人)唔珍惜我,唔代表下一個唔珍惜我。

今後阿靚主力到商場市集賣咖啡產品,Zita則會轉職營運了約一年的MLC屯門廠廈咖啡豆店。有嚴重至深度弱聽、須讀唇輔助的Zita指,荃灣不少客人遇上難題即向她求助,要再兼顧廚房及馬蹄形店面甚吃力,改於一眼望盡的廠廈小店工作,「我會覺得解決了某種困境,我唔會話開心定唔開心。」Zita素有教健聽人士、長者等拉花,也略懂手語,能教聾人,網上風評不錯,惟Gigi相信屯門位置更偏遠,今後或要減價才能拉客。

市集擺檔 咖啡掛耳包吸客

Gigi深信,聾人一樣想深入認識咖啡豆和器具,故今年早已頻頻夥同阿靚到D2 Place周末市集擺檔。她們最初試過整天吃白果,後摸索到咖啡掛耳包頗合適,因它既要專人調配口味卻又相對易賣。

由最初毋須下任何決定,到撞板帶不夠咖啡款式,阿靚靠Gigi教導,已漸掌握應帶多少產品及示範器材。「我有時會告訴客人,我聽不到,(客人)可以用手指,再不明白就寫字」,有信心將來可獨力賣出很多產品。

Gigi表明,須認真思索未來是否仍辦食店,但助人志向、平等信念卻全然沒變,11月的香港同志遊行依舊會擺攤位贈送咖啡,

他們還擔心我(本業)生意太差,不想煩我。傻啦,才幾(公斤)咖啡!

MLC昔日歡迎盲人和導盲犬,今後也會收折扣價到學校教導或訓練特殊教育需要(Special Educational Needs,SEN)學生,冀植下靜待發芽的咖啡種子。

無論聾人、肢體殘障或弱智都係我長遠目標,因為我想用咖啡去幫更加多人。

她稱,畢業後從事船舶燃油買賣近10年賺來的錢,於尖東及荃灣店已「蝕哂有凸」,苦笑謂現時常告知老公要「綁住條頭巾」,為僅餘的咖啡豆店和市集銷售再拼幾年。不過,她頗自豪道,曾影響舊公司請聾人當水手,身邊也有朋友找失聰人士當布料店幫工,

他日我若再開(新店),我都一定會請番聾人!

 全文刊於《香港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香港經濟日報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