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孝子終日酗酒未察覺父離世 伴屍多日誤當遺體腐爛味是垃圾發臭

健康 11:39 2018/09/28

分享:

命案現場清潔師盧先生難忘有不孝子終日酗酒,未察覺父親離世。

台灣命案現場清潔師盧先生,2年前起由禮儀師轉做清潔師,專門清理命案現場的血跡、屍水、氣味等。工作2年見盡各種令人難以接受的個案,盧先生接受TOPick訪問時,透露難忘第一次令他「發火」的不孝子個案。

亡者的兒子是名長期酗酒、靠在地盤做臨時工維生的人。有日他的父親在沉睡中過世,但他卻渾然不知,終日待在房間喝酒、看電視。隨著時間流逝,遺體慢慢開始腐爛,但他卻以為是家中的垃圾發臭而不理會。遺體腐爛的味道開始瀰漫整個室內,他不但沒有警覺,甚至沒有把「發臭」的垃圾丟棄,直至味道散發出室外,鄰居覺得有異才報警進行處理。

床墊隨著時間流逝亦再也吸收不了老人家身體所流出的血水。(受訪者授權使用)

盧先生抵達現場只見滿屋子的垃圾和兒子喝著酒在室內晃蕩。到了亡者的房間,一打開燈光,在那昏暗的燈光下,只看到床上有一個很明顯的人形印:

床墊上的人形,是父親於睡夢中結束了他這一生,卻又被人所忽略的證明。那日漸腐敗的身體所分解出的組織、液體,一天天的為這床墊染色。

而那床墊,隨著時間流逝亦再也吸收不了老人家身體所流出的血水,溢流出來:

流淌在地上,彷彿是親生兒子對他的忽視所流下的淚水,淚水就這樣一滴兩滴的滴落地面,形成那一泓水漬。

此時盧先生進入了房間,開始進行清潔的工作時,一直想著,如果當初不喝酒,是否又是不一樣的情形?

父親為了一個家,辛苦了一輩子,養兒育女,卻沒辦法安養天年。

清潔過程中,對方不斷飲酒叫囂吵鬧,從房中清出一袋又一袋的酒瓶、垃圾,到廁所裝水時發現浴室要多髒有多髒,滿室的霉垢髒污,連馬桶都無法沖水。此時他只覺得,少買一瓶酒,就能把馬桶修好,如果能好好地整理一下,讓自己有個舒適的生活環境,卻為了一時的醉生夢死,讓家人生活在如此不便的環境之中。

後來亡者的女兒以到達關心情況,卻只見兒子不斷謾罵、羞辱她,認為她沒必要來家裡處理這件事,他才是一家之主,由他作主決定。

在盧先生搬運廢棄物下樓的過程中,兩兄妹爭吵的聲音越來越模糊,直到消失在我耳中,隨著逐級而上,爭執的聲音又逐漸的清晰可聞。

喝令清潔師處理合約外的物件

待清除完當初答應協助處理物件後,準備進行接下來的工作時,兒子卻不停的喝令清潔師們,要幫他處理合約外的物件,指著大罵:

花錢請你們來,我要你們做什麼就做給我乖乖去做,搬完這些東西後,再把整個家都清乾淨!然後把可以賣錢的全都幫我拿去賣掉!

當下的盧先生腦中僅存的理智已經消失,怒斥道:

我跟你們簽訂工作契約時,有說過要做這些嗎?今天的情形是我造成的嗎?你憑什麼對我們指東道西,大呼小叫,請問你做了什麼?你當初不喝酒多關心一下家人會有這樣的情況產生?你給我清醒點,不要把我們當成你的奴隸!你要把東西賣掉換錢,你沒有手是不是!你自己拿下去賣!

聽到盧先生的教訓後,他表情沮喪地說道:

先生,我很可憐,沒有工作可以做,我又沒有錢,你當作做好事,幫我把家裡清乾淨好不好?把這些能賣得幫我賣掉,給我個方便可以嗎?

盧先生接著說:

你殘廢了是不是?除了喝酒跟罵人你還會做甚麼?想要有錢喝酒,自己把家裡的東西拿去賣掉,這不是我應該做的,請問你還有沒有話說?沒話說的話,我繼續做我該做的工作。

在最後的清潔工作中,只聽到兒子不斷的謾罵與羞辱著女兒,而女兒卻默默地做自己的事。準備下樓離開時聽到他發酒瘋叫囂的吼聲,盧先生走了回去,陪伴著女兒下樓,關上大門,讓他獨自面對這空蕩蕩的家。

此時我心裡所想的是:為什麼會造成現在這個結果?為什麼要喝酒?是怕看清現實,或是酒已是他的一切。

文章獲命案現場清潔師授權使用

想看更多盧先生的故事,請看: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血跡與屍水 命案現場清潔師:每個死亡都是獨特的

【延伸閱讀】父親孤獨死在家中 女兒不見父親十載跪地痛哭:他沒忘了我

【延伸閱讀】經歷父親孤獨死於家中 90後女生投身殯儀清潔工清理「孤獨死者」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