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命案現場被家人視為丟臉噁心 80後命案現場清潔師:我會堅持做下去

職場 17:30 2018/10/01

分享:

命案現場清潔師盧先生認為,這份工作是「必須要有人做的工作」

孤獨死在人口老化的地區如日本、台灣並非罕見。TOPick訪問了台灣命案現場清潔師盧先生,分享清潔命案現場的經歷和過程。他提及,大多數孤獨死的亡者生前已失去自理能力、生前甚少與外界接觸,死後可能要待至屍體發臭、腐爛才被發現,因此到達現場時,木地板、床褥和家具可能都已被血液、屍水浸透。

「孤獨死」死者的家居,常有很多雜物、垃圾。(受訪者授權使用)

清理現場的唯一目的,是希望還原現場,不讓家屬受到二次衝擊。我們掃的不只是地,而是掃除它們內心的傷痛。

本是禮儀師的盧先生,一直覺得台灣缺乏清理命案現場的專業人士。

一般「工人」只會用漂白水潑一潑,不會臭就好;地板掃掃拖拖,看起來不髒就好。

相反,他從《禮儀師之奏鳴曲》電影中,了解到國外的殯葬業分工可以十分仔細、專業。因此他希望擺脫殯葬業傳統框架,成為專業的清潔師:

有禮儀師於喪禮過程中,將道袍一披便瞬間成為法師。一人身兼多職下,便容易樣樣通,樣樣鬆。

最難清除屍臭味

盧先生指,最難清除的是屍臭味。(受訪者授權使用)

每個死亡都是獨特的,盧先生抵達命案現場時會先評估現場,再決定帶什麼裝備清潔。如果家具已被嚴重污染,一般會被丟棄,其他則會好好清潔,務求復原至未發生命案前的乾淨面貌。

已被血液、屍水浸透的家具固然難清理,但盧生指,最難處理始終是氣味,去除氣味正正考驗他們的技術。他表示屍臭味就如在家中吸煙一樣,氣味會不斷累積在同一空間、吸附家具、建築物。要清除屍臭味和煙味的難度可謂:寒鴉與鳳凰的差距。

清理現場時,他會穿上保護衣避免衣服沾上污染物和氣味,更重要是,他們不知到死者身上會否帶有病菌,所以要盡量避免受傷。話雖如此,但其實工作期間少不免會在處理垃圾時有損傷:

常常受傷,你想得到的地方都受傷過。

清理現場時會穿上保護衣。(受訪者授權使用)

必須有人做的工作

雖然這份工作充滿意義,但盧先生得不到家人的支持,甚至覺得這份工作很丟臉、噁心。面對家人的反對,盧先生一笑置之:

傻笑,不管怎麼回答,都不會接受吧。傻笑面對。

而他亦會一直堅持做下去直至做不動為止,因為「這是必須要有人做的工作」。

想了解更多命案現場清潔師的工作,請看:

【延伸閱讀】專門清理命案現場血跡與屍水 命案現場清潔師:每個死亡都是獨特的

【延伸閱讀】不孝子終日酗酒未察覺父離世 伴屍多日誤當遺體腐爛味是垃圾發臭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