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署余振昌下月退休 籲同事堅守反貪路:可能很孤單但非常值得

社會 00:00 2018/10/29

分享:

廉署執行處處長(政府部門)余振昌下月3日展開退休前休假,他希望同事能堅守反貪路:「可能很孤單、很有挑戰性,但非常值得!」

廉署執行處處長(政府部門)余振昌下月初退休,任內曾專責調查前特首曾蔭權及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等大案,但他謙稱自己並非「神探」,又稱無試過因為「阿爺」吩咐而決定是否跟進案件。余振昌又希望同事能堅守反貪路:「可能很孤單、很有挑戰性,但非常值得!」

執行處處長(私營機構)朱敏健曾是余振昌的中學老師,他中七畢業後從朱口中獲悉廉署招聘,最終於79年8月加入廉署任助理調查主任,其任內偵破多宗大案,包括前高級警司冼錦華案、以及近年的許仕仁案及曾蔭權案,他稱並非是其個人功勞,又指查案要有抗逆能力,他說:

有事跣低都要三下內起返身,亦要識變通,如遇到挫折或碰壁,要思考另一條路;他(許仕仁)有錢買CD,但為何會有咁多貸款又唔駛還,原來他幫人做顧問,要諗下背後係點。

近年香港跟內地關係愈趨密切,廉政專員不但出訪「一帶一路」國家加強反貪合作,又開設新職位為相關國家人員提供反貪培訓,被問及有否影響市民觀感,余振昌稱廉署到外地訪問較內地更多,但就承認香港跟內地商業往來增加,到內地取證或會見證人的機會或較多,惟他強調並非因討好內地而去做,又稱無收過「阿爺」的吩咐辦事:

咁多年來我個人從來無因為呢單嘢係阿爺叫,所以要做,又或呢單嘢阿爺話唔好做,無試過!

余振昌稱他退休後有2年過冷河期,如日後有機會會考慮分享反貪經驗。

余振昌最難忘是調查90年代一宗85億元私煙案,案中唯一證人徐道仁在新加坡被殺,他要親自到當地認屍,感到傷心,但他稱,不能就此結案,並將調查方向轉為追兇,最終跟香港及新加坡警方透過核對出入境資料,很快鎖定5名兇手,95年在內地公安協助下,跟當時為O記總督察、現為警隊「一哥」盧偉聰到北京機場將其中一人緝捕歸案。

近年廉署人事風波及署任安排被指影響士氣,但余振昌認為,署任安排並無問題,又指廉署抗逆能力很高,多年來都面對很多挑戰,如徐家傑事件、冼錦華案後引發警廉衝突、以至近期的湯顯明及李寶蘭事件等,每一次都可以優化程序,對部門及制度並非壞事。

他又以一首詩《The Road Not Taken》勉勵同事要堅持反貪:

作者揀了一條不是很多人走的路,而過去39年我亦揀咗條不是太平坦的路,但處理多宗案件,豐富了人生,過程無悔今生;廉署工作極具挑戰,有時很崎嶇,又因為要保密,不能跟親友分享,有時亦會孤單,需要個人強烈使命感去推動!我會繼續以第三者的角度反貪、會不斷去投訴,寄語同事堅守反貪信念及信心,繼續向前行,繼續行這條可能很孤單但富挑戰性的路,但非常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