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植物獵人冒死保育瀕危植物 一生不婚荒野搏命:我絕對是死在山裡的那個人

休閒 13:29 2018/11/05

分享:

一生不結婚的台灣「植物獵人」,10年來為保護生態系統,冒死保育瀕危植物。

不單是動物,不少植物也面臨絕種的危機。台灣有位「植物獵人」10年來採集瀕危植物,只有初中學歷的他近年更在植物保種中心工作,現時採集瀕危的活體植物,與碩士生、博士生一起在保種中心培育,守護即將絕種的植物。

從賣植物到保育植物

根據《一条》報道,台灣植物獵人洪信介從小喜歡採集植物,10年來每年至少有100天獨留在森林中。17歲時採集蘭花後,曾打算賣給商人賺錢,但他不捨得把親手採集的拱手相讓。

在保種中心工作前,為養植物,他四處打工賺錢,44歲前也沒有穩定工作。一年多前,他開始在台灣屏東保種中心擔任研究助理,負責採集瀕危的活體植物到中心培育,也在此時工作才穩定下來。

他只有初中學歷,本來不夠資格作研究助理。但對植物瞭如指掌的他,工作1年多已採集了1500種瀕危植物,並製作成15,000份標本,現時全台灣採集得最多海外標本的就是他。他表示:

沒辦法控制自己找植物的慾望。

眼睛就如植物掃瞄器

洪信介對植物特性很了解,形容自己的眼睛就如掃瞄器,邊走邊掃瞄,「開花、結果、長孢子的一目了然,不會重複。」站在樹枝上的他,如履平地,甚至從一棵樹跳到另一棵樹。

有時他揹著約40公斤重的行李,在山上一留就是10多天,所到之處是人類從未去過的。與他一起工作的都是碩士生和博士生,他們對洪信介深表佩服,並稱他為「介神」。洪信介表示,自己包辦了植物學家想做卻未必做得到的事。

不過,植物獵人這份工作要經常冒生命危險,不但有可能被虎頭蜂叮,被毒蛇咬,也時常迷路,甚至他試過爬樹時,樹枝斷了,從上面摔下來。

結婚是要負責的,我太愛採集植物了。我經常在想,我絕對是死在山裡的那個人。

為生態系統保存植物基因

一生中最驚險的經歷,就是去採集生長在懸崖峭壁上的「雅美萬代蘭」。他憶述,那是呈90度峭壁,攀登花了1小時,下來也花了1小時。當時他站在最高點,吸了6枝煙才鼓起勇氣採集。有商人曾開價台幣5萬元,求他出讓,但他拒絕了。因為全世界僅存20、30棵,這品種可能會消失。到保種中心工作後,他決定捐出這棵「雅美萬代蘭」,因為中心有能力繁殖。

他形容這應該是全台灣最辛苦的工作,現時每天也處理植物至深夜,往往過了凌晨12點才可就寢。同時,他也須採集標本,了解有甚麼植物,以致可以保護環境。他更發明烘乾標本的機器,用196度低溫液態氮急速冷凍完整保存植物基因。

不過,喜愛植物的他近年老花愈來愈嚴重。他說,倘若有天真的不能再採集植物,就考慮當一位植物描圖畫家。

更多保育故事,請【按此】

日種一樹荒島家園變綠洲 印度「森林之父」:要斬樹先斬我

律師難忍全球最骯髒沙灘景況 自發3年執拾9000噸垃圾不見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