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化妝愛穿女裝外出 偽娘男生:我只想更加可愛而已

健康 18:48 2018/11/29

分享:

日本的偽娘文化已漸漸普遍,但香港主流大眾未必接受女裝男穿。

日本已有不少偽娘漫畫,偽娘文化已漸漸普遍。但香港主流標準下,大眾未必接受女裝男穿。香港也有偽娘,山竹正是其中一位,他指這只是一種興趣,「我穿女裝不是因為我想吸引男生,只是我想更加可愛而已。」希望大眾不要以有色眼鏡看待。

小時候,山竹已發現自己特別喜歡可愛事物,中學開始接觸動畫,喜歡蘿莉角色。

初小時跟家人到鞋店,看到女生的亮面漆皮長靴,覺得很漂亮,便跟媽媽說想要。她說那些是女生的,拒絕了我。

看到街上有些女生穿得很可愛,萌生買女裝的念頭,然後便開始儲錢。

初中擁有第一套女裝

其他女生怎樣穿,山竹就跟住買,中二、三的時候,在旺角買了人生第一套女裝。想試穿女裝出外,但又怕太張揚被人認出,於是山竹選了凌晨時分行維園。

當時身穿一件鬆身黑色T恤,配黑裙黑絲襪,戴了一頂黑色假髮,沒有化粧。他心想人不多,應該不太顯眼,豈料竟然有男生搭訕。

我當然不理他,怕一開口,他尷尬我也尷尬。但發現原來我看起來都像女生,覺得開心和有滿足感,有一種(被)認同(的感覺)。

試穿女裝後覺得滿意亦開心,妹妹也曾鼓勵山竹參加偽娘活動。(受訪者提供)

喜歡可愛打扮 媽媽暫未認同

喜歡女性打扮十多年,年多前才開始恆常以女裝外出。以前山竹會將買了的女裝衣服、假髮收在家中深處,不讓家人找到,「像床下底,最開頭更會找個箱鎖上。」

有一弟一妹,山竹指二人坦然接受他的愛好,但媽媽暫時還不太接受,

她跟我說過不太喜歡,但我不想放下(這個興趣),最多不在她面前出現。

媽媽洗晾衣服時,會當看不見我那幾套(女裝)。不過她未到會丟(我的衣服)的階段,我覺得已經很好。

反對源於傳統價值觀,山竹仍在等待一個跟媽媽傾談的機會。

至今假髮已有2、30頂,衣服也有20多套。山竹穿衣偏可愛風,喜歡粉紅色、白色,亦自學化粧、上網買內衣。(黃建輝攝)

自覺是男生 喜歡女生

不服藥、不做手術、不改變身體任何一部分是山竹的原則,做偽娘、穿女裝其實只是一種愛好。他認為自己是男生,一樣也喜歡女生,之前也有過一個女朋友。

其實(就像是)家中有套衣服,周末我會拿出來穿,但我這套衣服比較複雜,要戴假髮、要化粧而已。

山竹亦特別提到,性別認同跟性取向沒有既定關係,可以有不同組合。有朋友都會問穿女裝是否代表喜歡男生,他重申這是一種興趣、裝扮,概念是分開的。

山竹笑指拍照時要特別留意「偽娘不能拍的位置」,避免拍得肩膊過寬、體型過大。(受訪者提供)

希望消除大眾誤解

穿女裝走在街上,有人帶怪異眼光,山竹便主動打招呼示好;也有人曾當面拆穿山竹的男生身份,他沒所謂,因為這是事實,自己也不是想走出來騙人,故不怕穿崩。

上洗手間,山竹首選殘障人士洗手間,其次是男廁,絕不會去女廁。

選殘廁是因為不想麻煩到人,亦不想造成尷尬。我是男生,就要去男廁,不會因為外表像女生而嘗試去女廁。

在主流標準下,山竹的愛好難免會引來誤解,他最希望得到尊重。

只是衣着、外貌上有少許不同而已,不要戴有色眼鏡、奇怪概念去想別人,尊重(每個人)的打扮。是否一定(要求)男女要有應有打扮呢?

山竹閒時會到女僕咖啡廳、出席活動、還有參加私影。(受訪者提供)

做偽娘活得快樂

幸運的是,山竹沒有受過太難聽的批評,也留意到新世代較願意接受偽娘風格。即使老一輩的人未必認同,他指還需時間慢慢改變,對他而言,做偽娘是一種堅持。

如果下一世再選,我都會想繼續做男生,想做一個偽娘,其實最緊要開心。

撰文 : 吳霆俊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