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患青光眼致失明發奮考大學 80後視障男生再突破自我跑馬拉松【有片】

健康 13:57 2018/12/08

分享:

曾昭健自小患有慢性青光眼,現己成視障跑手,可見世上無難事。

曾昭健是全港首位視障伸展導師、香港失明人健體會運動員,他自小患有慢性青光眼。他憶述:「小三時開始看不到黑板,逐漸在幾年後已看不到。」他說小三之前視力正常,可以和同學打波、踩單車,但都已成過去式。去片

樂觀性格逆境不氣餒

到小五時,學校試卷就算放大了字體都無法看得清楚,他轉往心光盲人院暨學校就讀,在哪裏學懂點字、行動定向(行路)。

由仍看到至完全看不到,進展緩慢,不覺得生活有很大不便。我當時學行動定向,老師教我用白手杖行路,算銜接得幾好。

昭健(中)由小三開始發現有青光眼。(被訪者提供)

樂觀的他在逆境中前行,使他給得成熟。他坦承失去視力前成績普通,但升上中學後覺得看不到東西,前路會變得較崎嶇難行,之後發憤讀書,他說:

雖然勤力了些,但成績不是好了很多,幸運地pass到A-Level,並於香港城巿大學公共行政系畢業。

盡管已接受失明的事實,但昭健認為面對較大難關是在大學時。

中、小學我都在視障學校讀書,凸字書、功課和考試安排等配套會較好。大學的學習模式不同,支援較少,我要自己scan reading、找課室,困難比以前大。

目前他在盲人輔導會當點字製作員,把印刷書轉譯為點字課本,予視障人士使用。

跑步:跑極不完?

他與長跑結緣,是因他自小熱愛運動,在心光時曾習柔道直至大學畢業。上班後花不到太多時間練習柔道,於是去跑步,但初時並不熱衷。

他因看不到的關係,總要朋友帶着,覺得自主性較小,而且一直跑圈根本不知道終點在哪,感覺是跑極未完。自參與跑步練習後,有領跑員用領跑繩帶着,由有經驗的人與他同跑,赫然發現跑步帶來無窮樂趣。

由最初比賽跑10K至半馬再到全馬,領跑員對他而言極重要。

尤其是一個熟悉的領跑員,無論練習抑或比賽,每次數小時在一起,我是依賴他替我看路,前路有無危險障礙物、平不平坦、甚至有其他跑手擋着路,我都是全依靠對方。當有一個我好信任的領跑員時,可以好放膽做自己的事,如比賽時做自己的最好時間,盡量發揮自己能力。

領跑員舉足輕重

昭健口中與他「並肩作戰」的領跑員是張子俊,兩人合作已4年。子俊當領跑員前雖有接觸過失明人士,但未試過一起跑步。

開頭是有點難的,因為每一個人行路都是看前面的路,帶着失明人一起跑,要兼顧看他的前路,初時不能時時刻刻都可做到,例如他們不為意踢到石頭,行了顛簸的路,我都看不及。

昭健(左三)及子俊(左二)曾並肩到日本、台灣長跑。(被訪者提供)

兩人幾年間我們已建立了默契,昭健說:

我們靠(領跑員的)手繩去感受跑道,子俊有時候不需要告訴我是左抑或右,他的手擺一擺往左邊,我已經知曉應跑往左邊的角度大約幾多,大家從中省下不少力,一些長距離大家都會累,彼此有默契,跑起來更好。

他的經歷,使他明白助人自助的重要:「我領悟到需要付出給身邊有需要的人,立下目標成為一位伸展治療師。」伸展治療是透過伸展和手法藉以治療痛症,目前已是伸展導師的他,相信要成為治療師指日可待。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