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成港首對無言老師夫婦 女兒受感動追隨:爸爸是榜樣

健康 10:35 2018/12/18

分享:

劉倩萍與丈夫佩服雙親決定,更有意追隨成為無言老師。

「死無全屍」對中國人來說一直是個忌諱,但劉倩萍的雙親卻選擇在離世後成為無言老師作出貢獻,更成為全港第一對無言老師夫婦。劉倩萍起初避諱「生死」,但現在對雙親的決定感到佩服,更有意追隨雙親成為無言老師,亦欣慰現今香港社會更理解無言老師的意義。

始終是中國家庭,劉小姐指,家裡提到「生死」方面還是會有避諱。劉小姐的丈夫2001年因病需接受肝臟移植手術,由於家人忙碌,劉父就負上照顧的責任每天陪伴左右。未幾突然對家人表達自己想做無言老師意願,並指已因此去信接受遺體捐贈大學之一的香港中文大學。

【延伸閱讀】死後捐贈遺體延續生命意義 自殺溺斃不能做無言老師?

劉小姐指家裡提到「生死」還是會有避諱,甚少提及。(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避諱生死話題 對遺體捐贈抗拒

劉小姐坦言,當聽到父親這個突然的決定後心裡有點不舒服,第一反應就是「吓?唔係啊嘛?」,母親聽到後亦表情一沉,更道:

有冇搞錯,咁快就諗哩啲嘢!

因為當時覺得談及生死仍太早,而且始終希望老人家能長命百歲,劉小姐對這突然的決定沒有多問。沒想到劉父在2011年就因意外離世,在翌年當上無言老師,但令劉小姐感到安慰的是,

爸爸是真的可以做到自己想做的,真的可以幫學生和醫學院,覺得他真的是幫到人。

劉母12月15日走完最後的「無言」生涯,並完成撒灰儀式。(曾有為攝)

不過最讓家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劉父完成使命,進行撒灰儀式的當日,曾說過離世後想進行海葬的劉母,突然也提出了當無言老師的念頭,並很快地填表登記,

(爸爸)影響了媽媽,明白了、想通了。

最終劉母在2016年離世,在今年12月15日走完最後的「無言」生涯,並完成撒灰儀式,與劉父同在將軍澳華人永遠墳場的「無言老師紀念花園」安息。

【延伸閱讀】媽媽跨越生死無私的愛 醫科生向無言老師致敬

追隨雙親腳步 盼以後成為無言老師

想到雙親死後身體會被人切割、研究,劉小姐直言或多或少會有抗拒和爭扎,但因為始終是雙親的意願,而且信奉基督教的她相信人離世後會在天家,不必太在意軀體,想清楚後更讓她覺得「他(父親)是榜樣」,啟發她當無言老師的想法,

雖然軀體是不完整,但真的能幫到學生,覺得是幾好的選擇。他人都能無私奉獻了,我們為何不可以呢?

劉倩萍與丈夫表示離世後也有意成為無言老師。(曾有為攝)

劉小姐的丈夫表示,自己曾因器官捐贈受惠,故特別感觸,但認為自己年紀大器官會老化,所以覺得自己離世後,成為無言老師會更具意義,

他(醫科生)日後醫人、怎樣解剖,你要能讓他試驗、實習,他才可以學到很多,幫到更多病人。

欣慰社會對遺體捐贈越趨開明

劉小姐表示,當初父親有遺體捐贈這個概念時,周邊的人都感到奇怪,但欣慰現在香港社會逐漸對生死議題變得開明,

很多人初初聽到爸爸當上無言老師都會覺得很奇怪,想不到他年紀這麼大,也會自己決定去做(無言老師),但到媽媽都是這樣的時候,他們就覺得很偉大,也更明白做無言老師是幫到人。

撰文 : 李慧愉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