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為男友整容口腫面腫 方健儀:喜歡加工外表的男友不要也罷

健康 18:41 2018/12/17

分享:

方健儀:究竟多少男人會真正喜愛整過容的女人?

是的!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能從事任何有關入侵性美容的宣傳,因為當中有一定風險,最近也懷疑意外發生。自己出事咎由自取,連累別人出事事大,該責任押上性命也扛不起。但過去一年我竟曾徘徊在整容邊緣。

事緣我一次到外地旅遊,陪伴女性朋友到當地整容。朋友接近50歲,年輕時是一名美女,但接受不了老態開始浮現,男友也鼓勵她整容(男友竟然會鼓勵?不曉得)。該名醫生很慷慨,也免費給我「諮詢」,說纏繞我幾十年的黑眼圈有救,因為那只是光綫折射問題,並非本身泛黑,因此在鼻翼注射兩針塑形便可,別擔心效果不理想,因為一年內便會還原,費用接近一萬港元。

誠然那一刻我有心動過,因為我的眼圈根深蒂固,若可以打兩針剷除之又不錯,但我確實很怕有後果,因此推說不如看看朋友的塑形效果再算。奇異地我獲安排到手術室近距離觀察,只見施行麻醉藥後,醫生在朋友兩邊鼻翼迅速地以伸縮手勢打了八大支針,鼻樑打一支,再大力用小木棍在臉上塑形,針孔位置不斷流血。那尖銳的針管、那大力的醫生,把我嚇到目瞪口呆。我沒膽量嘗試,朋友手術完成後我藉口有事逃脫。

整容似乎是內外夾擊的心理戰,我內在本覺得自己不美,但不致太醜吧。直至做電視新聞,恰如一面照妖鏡,被外界評為方臉、鼻扁、下巴兜兜、腰長腳短……我不禁腦交戰,懷疑自己需否「修補」一下,畢竟女為悅己者容。可是,我太了解自己是一個怕死、怕輸的人,整容也像一場賭博,很多人只會想到贏,但沒有想過輸。而輸可能是一世,不能返轉頭。那麼,我為何要放棄我僅餘的天然資本,「無嘢搵嘢嚟搞」,變成「女為悅己者窮」?

說回我的朋友,整容後我陪伴她兩天,口腫面腫的她不斷說最擔心男朋友不喜歡她現在的樣貌。重回我最初的疑問,她男友鼓勵她整容,但究竟多少男人會真正喜愛整過容的女人?吻在膠面膠唇上的感覺如何?不曉得!只知道如果男友喜歡你,只建基於樣貌,還要是那加工的外表,清醒一點,那男人不要也罷。

原文刊於《晴報》《晴報》Facebook,標題經TOPick編輯修改,原題為「我差啲去咗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