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鼻咽癌兩踏鬼門關不放棄 抗癌港男:生命是堅持回來的

社會 18:51 2018/12/28

分享:

廖志雄(Sam)不幸患鼻咽癌,先後接受多次電療及化療,身體每況愈下,但他沒有放棄,決心透過跑步及足球,鍛鍊身體,成功挑戰半馬拉松及環島遊。(陳國峰攝)

堅持是對抗癌魔的良藥!退休保險從業員、現年57歲的廖志雄(Sam)熱愛足球,是一名足球健將,不時代表球隊參加足球比賽,但8年前突然確診鼻咽癌三期,無奈放下傳統足球,更因細菌感染及癌細胞轉移入骨,曾兩度踏入「鬼門關」,險失性命,但他沒有放棄,堅持克服癌魔,重新起步,更完成人生新挑戰,成功挑戰半馬及環島單車遊,亦透過「健步足球」(Walking Football),重拾足球樂趣。

Sam於2010年左頸突然出現腫脹,先後求診中醫及西醫,中醫認為他是屬普通熱氣形成的「痰火核」,西醫則認為是發炎所致,情況時好時壞,一直持續3至4個月仍未完全康復,遂決定入院檢查,抽取組織化驗後,同年5月確診鼻咽癌第3期。

廖志雄(Sam)(左一)在接觸「健步足球(Walking Football)」時,亦認識了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金齡波友」。(陳國峰攝)

Sam在接受癌症治療前,亦不忘參與足球比賽,更助球隊在傑志盃中奪冠,賽後不久,他接受39次電療及6次化療,形容過程死去活來,儼如在人間地獄中遊走:

接受治療前我還在Facebook上帖文跟大家說「我2個月後就重出江湖」,在進行化療首2星期,亦可在Facebook回覆朋友留言,豈料之後因化療副作用,不但進食困難,連飲水都會嘔,體重更輕了40至50磅!

化療令Sam的身體狀態每況愈下,更險些踏入「鬼門關」。他憶述:

準備接受第6次化療前,某日突然在家中暈倒,撞向廁所板,住了10日醫院,期間不斷發高燒、白血球指數更一度跌至零,醫生指是細菌感染,用了最強的抗生素為我治療,更對我說:「要用的藥都用了,要靠你自己啦!」

Sam憑著頑強的意志,留醫10日後走出「鬼門關」,在2010年8月完成鼻咽癌的治療,滿心歡喜地重踏綠茵場,可惜一年後的定期檢查,發現其肋骨中間及盆骨有鼻咽癌細胞轉移入骨,需再接受逾20次電療及3次化療,在2012年初始完成治療。

Sam坦言,父親因鼻咽癌過身,患癌可能屬家族遺傳,故對鼻咽癌有了解,自己的鬥心很強,太太得悉後擔憂非常,管理他膳食,照料周詳,他形容:

因細菌感染留醫的10天裡,太太幾乎沒有離開醫院半步,一直照料我。在抗癌療程最差時,我通常食完就嘔,嘔完就休息,當我睡醒時太太便會重新烹煮食物給我,希望以不同的食物可增加我的食慾。

兩次抗癌治療後,廖志雄(Sam)出現肌肉纖維化,有頸動脈柱塞,腰肌肉受損,他決心透過跑步及健身鍛鍊身體。(陳國峰攝)

兩次抗癌治療令Sam元氣大傷,電療更為他帶來後遺症,肌肉纖維化、頸動脈柱塞、腰肌肉受損,需多躺下,但他決心透過跑步及健身鍛鍊身體,他慨嘆:

我真的很喜歡踢足球,但傳統足球的體力衝撞太勁太多,我明白自己已經沒能力再落場,其實都很不開心!

癌症令Sam需放下熱愛了大半生的傳統足球,但他病後一步步重新鍛鍊體能,為自己打開了新挑戰,2013年他首次挑戰渣打馬拉松半馬賽事,以2小時45分跑畢21公里,又在2014年與台灣抗癌會的「癌友」們進行了為期10日的環島單車遊:

當時我真的好興奮、好開心,感覺到自己辛苦了差不多一年,是有成績的!

Sam其後曾嘗試再「落場」踢足球,甚至與明星足球隊作賽,深深感受到身體不復當年勇;原以為要向足球說再見的他,在2016年一次義工活動中,認識了另一鼻咽癌患者,在對方介紹下接觸安全性高的「健步足球(Walking Football)」,重拾足球樂趣,更認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金齡波友」:

之前練跑、練單車都是自己一個人,但玩Walking Football時,會與學員們一齊踢波,再相約飲茶、食下午茶等。

抗癌歷程既漫長又艱辛,Sam的左眼視力僅剩6成、聽力有問題、口水腺轉差,全憑「堅持」二字撐過來:

我的生命是自己堅持回來的!只要我們堅持自己要走的路,雖然未知道日後會怎樣,但只有堅持,才會有希望!

YMCA引入不用跑的「健步足球」 助老友記重拾踢波快樂滋味

突然耳塞確診鼻咽癌二期再患大腸癌 抗癌男樂觀面對開展精彩第二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