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局精神科課程沒提妥瑞症 家長難獲支援

社會新聞 22:34 2018/12/30

分享:

教育局精神科課程沒提妥瑞症,令家長難得到支援。(資料圖片)

教育局在上個學年將精神病納入特殊教育學童的第9類,但有妥瑞症的家長指,由於教育局並沒有將妥瑞症點名,學校也不願意向妥瑞症的學生提供支援。而事實上,教育局為教師安排的「精神健康的專業發展課程」也未有提及妥瑞症。

學校及老師不懂如何處理妥瑞症的兒童,Oscar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Oscar在小學發病,由小學老師發現他有輕生念頭。媽媽吳太說,老師指Oscar很不開心,小學3年級時變好瘦,輕了10多公斤,上中學後同學叫他傻仔,不與他玩,即使已向學校交文件證明oscar有妥瑞症,但oscar發生任何事情,如跟同學有任何身體上的觸碰,學校還是每天打來要求見家長,甚至報警,令她身心俱疲。

直至Oscar轉到VTC讀書,與老師的關係比較像朋友,讀書壓力減少,病情終大有改善。

香港妥瑞症協會主席阿珊指,雖然教育局將精神病納入特殊教育學童的第9類,但由於指引並未有將「妥瑞症」點名,有家長即使交文件證明病情,學校亦拒絕提供支援,例如考試時間加長及獨立房間應考等措施,老師亦不了解妥瑞症,只以懲罰的方式去管教,反令患者病情變嚴重。

教育局為教師安排「精神健康的專業發展課程」,為老師就精神病的知識提供培訓,提供課程的香港教育大學整全成長發展中心,其課程統籌主任梁智熊表示,課程會教導老師識別比較普遍的精神病,包括抑鬱、自殺傾向及焦慮等,並教導如何處理。但他承認課程並未有特別提及妥瑞症,但相信課程的內容足以讓老師處理有關學生。

香港教育大學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冼權鋒指,妥瑞症患者不能控制自己的動作,但其實不會騷擾別人,他建議老師可將學生安排在最後排,盡量減少被其他同學留意,相信當事人壓力不會那麼大,對病情會有幫助。

本報曾向教育局索取本港患有妥瑞症的學生數字,教育局指,於2017/18學年開始向公營普通學校發放學習支援津貼支援有精神病患的學生,而截至2018年8月,獲發學習支援津貼的有精神病患的學生約為480人。

教育局表示, 精神病種類繁多,包括「妥瑞症」,有精神病患的學生均由精神科醫生診斷,不少學生亦有多於一類病症,因此,本局沒有就學生的精神病患類別分項統計。 

至於「精神健康的專業發展課程」內有否提及妥瑞症,教育局回應,課程主要涵蓋於兒童及青少年階段常見的精神病包括焦慮症、抑鬱症和強迫症等,旨在提升教師識別和支援這類學生的知識和技巧。而課堂導師,包括精神科醫生、臨床心理學家和教育心理學家等,會透過小組討論、個案研討或經驗分享等方式與教師探討個別精神病,例如對立性反抗症、妥瑞症的症狀和支援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