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罕見口腔癌男友求婚陪伴抗癌 女生為愛康復:他說把每天當最後一天【有片】

健康 18:29 2019/01/15

分享:

春瑤,得悉患病時男友即時求婚,感激丈夫在旁一直陪伴。

2016年,春瑤口腔上顎出現半個乒乓球大的水泡,豈料是癌症警號。四處求診後,確診罕見的唾液腺肌上皮癌。正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男朋友突然求婚,承諾陪伴她一起走過癌症難關。2年後癌症康復,春瑤更誕下女兒,享受家庭生活。

去片聽他們的故事:

突然被診斷為惡性腫瘤

到普通門診、耳鼻喉科求診,春瑤口內水泡的形成原因不明。之後看牙醫,切除組織後化驗,才發現是腫瘤。起初獲告知為良性腫瘤,春瑤很快便做手術。但不消十多日,傷口還未癒之際,醫生卻指腫瘤有部分為惡性,需再做第二次。

一離開(醫生)房門,我就擁着男朋友潤德大哭。

手術繁複具風險

手術需完全切除左上顎骨後方,連同第一次手術共剝4隻大牙,左上牙骨要切走。此外,手臂要開刀移植皮瓣,修補口內缺口,頸部也要開一刀連接血管。口,頸和手臂都會有傷口,手臂疤痕更會長達8cm。

醫生指,手術是唯一可以「斷尾」的方法,但春瑤擔心術後的說話、活動能力,而移植的皮瓣也有排斥風險。她四處問不同醫生的意見,雖然全都建議她做,但她堅持拒絕做手術。

二人相扶持面對手術

得知患病的一星期後,潤德在自己的生日當天,跟春瑤求婚,結束7年愛情長跑。春瑤感動得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之後她問潤德︰「如果我依然堅持不做手術,你會怎樣?」潤德說︰

那我就把每天當最後一天,一直陪住你。

正因潤德無私的愛,春瑤認為假如要跟他一起走未來的路,先要把自己的病治好,終於她決定做手術。

患病只是小風波,無論如何,潤德都決定要和春瑤一起走下半生。

身體多處出現痛楚

手術長達10小時,醒來後春瑤在深切治療部病房,鼻、口、尿道都插住喉管,頭上被呼吸器包裹着,身旁還有很多機器。家人只能站在床邊看着她,不能交談也不能接觸。

當時我不能動,只可以眨眼。突然想嘔但說不出來,最後吐出紫紅色液體。

睡了一晚就轉往普通病房,惟身體依然不能動,喉管亦令春瑤非常不舒服。「口部非常僵硬,頸部麻痺動不了,因開了刀只能向左躺;手臂有時會抽搐,有拉扯的刺痛感。」手術後首一星期不能飲食,只靠吊鹽水補充營養,整個人都消瘦了不少。

手術後潤德來訪,春瑤終於可以舉起手,碰一碰他的臉,二人立即忍不住淚水,感覺像跨越了一個難關,春瑤說:「我當時覺得,好像很久沒有見到他了。」。

術後復康十分困難

手術後春瑤臉部僵硬,上下顎也會左右不對稱。牙骹位置十分繃緊,要靠口腔運動來練習打開嘴巴。「那時連咬字都痛,又不敢太大力,怕弄破傷口。」春瑤只能吃流質食物,媽媽就每天為她煮南瓜、粟米糊,春瑤十分感恩,

潤德的存在,是很有信心的陪伴。我有時候會發脾氣,感謝家人的照顧和包容。

終於半年後,春瑤的情況明顯改善,醫生亦指她的復康程度比預期快。

由含3枝雪條棍開始,慢慢加到8至10枝,訓練張口幅度。


迎接新生命的來臨

現時春瑤進食、說話能力已回復正常,一路上二人保持正面、樂觀的態度面對難關,去年11月,更迎接家庭新成員——女兒淼淼。症復發觀察期為5年,現已走過兩年。潤德說:

春瑤很有勇氣,亦很積極令自己康復。這經歷令我更懂得珍惜她,也知道應如何愛她。

撰文 : 吳霆俊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