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醫生】走過沙士埋首肝臟研究忘了生活 肝病權威陳力元:人生如肝會重生【有片】

社會 23:35 2019/03/10

分享:

「人生如肝」,人生若果不幸需要放棄一些東西,反倒會獲得重生。香港中文大學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及肝臟護理中心主任陳力元說肝和其他器官有很大分別,肝可以重生,切走大半個肝在半年已經可以長回,雖然生出來的樣子和以前不同,但大小一樣、功能依舊,其他器官做不到。半生醉心研究肝病,治癒過無數病人,培訓過不少學者,得過無數的醫學研究獎,也曾經徘徊沙士的死亡邊緣,他相信患病只是轉捩點,重生過後他才認識生命的意義,現在「放工就放工」。

提到有關肝,陳力元滔滔不绝,他忙碌半生研究肝臟,就肝炎和肝癌發表文章多不勝數,雖然2003年不幸染上沙士,但康復後他在中文大學醫學院繼續教研工作,更獲選為「2008年十大傑出青年」,現為享譽國際的肝病專家。

他謙虛道,做肝病研究只是緣份,初入行時腸胃、肝臟科是分開的,而他在見習時跟腸胃科,覺得醫生做內視鏡時好得意,有點像「打機」,心想有沒有一份工可以一路上班一路打機?經過3年的內科訓練後,他報了腸胃專科,實現了他的打機夢。

未幾,腸胃、肝臟科合而為一,時任腸胃科的主管亦即腸胃科權威、中大前校長沈祖堯指無人研究肝病,提議陳力元去嘗試。陳力元指自己當時從未深入考究過肝病,不過腳一踏進去,就發掘到無窮樂趣,他形容肝臟好奇妙,與其他器官不同,肝的細胞修復以及自行再生能力好強,切了一半都可以長回回復舊時功能,他笑言:

你斬左隻手指生唔返出嚟,頭髮死嘅唔算!

他舉例,一個人切走大半個肝去救家人,餘下的半個肝在半年已經可以重生,雖然生出來的樣子和以前不同,但大小一樣、可回復正常功能,沒有其他器官有相同的能力,且肝擁製造、排泄、解毒功能,對比起腎臟只造不排、心臟只「泵」,肝殊不簡單。

常言道睡眠不足好「傷肝」,醫生素來工作繁重、不定時,終日埋首研究肝病的陳力元卻指「傷肝」是誤解,因在中醫角度的「肝」是一個好抽象的理論,並不是代表一個器官,是五臟六腑的一個「System」(系統),而在西方醫學和解剖學出現的「肝」(Liver),是Organ(器官)、Component(組件),例如中醫常說「保肝明目」,西醫會認為肝與眼隔了橫隔膜、心臟、肺都未到,沒有直接關係,傷肝在西方醫學沒有根據,特別在香港中西文化交融的環境下,香港人常常混淆兩個概念。

陳力元憶述當年初出茅廬,向病人公布壞消息時常有掙扎。(程志遠攝)

見盡生老病死,自己亦曾與死神擦肩,他卻不願多提沙士。他慨嘆,每個人都要有心理準備,終有日都會病,醫生都不例外,無一個人永遠不死,所以應該珍惜每分每秒享受。

他又直言好多事是看過程非結果,因此他說近年休息多了,意識到工作只是人生一部分,人生需要享受過程,放工後肯定不會工作,

係公司我用Window,屋企用Mac,我會確保Window的文件在Mac開不到,Make sure在家中不能工作!

回首半生的行醫與肝病研究,雖然在醫學研究上取得很大成就,但陳力元反認為收到病人的感謝信才是最開心。作為一名醫生,他不諱言自己也有軟弱的一面,行醫豐富了他的閱歷,也迫著他去面對悲歡離合,他慶幸自己能在醫學研究作出貢獻,見證醫療的進步,醫學院的工作不單止醫人,更是將醫術傳承給新一代,讓更多的醫生可以攙扶病人重生。

陳力元去年更經全球學者選出,獲Clarivate Analytics譽為跨領域類別「最廣獲徵引研究人員」,代表其於06年至16年間發表論文眾多,且於跨領域類別及出版年份中,獲徵引排名前1%的研究人員,亦用以表彰其於跨領域具深遠影響。

記者:勞佩欣

撰文 : 勞佩欣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