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上位砍人的黑幫 浪子回頭成遺體修復師:付出就是最大收穫【有片】

健康 16:33 2019/01/18

分享:

遺體修復師陳修將沒想過要得到任何回報。

浪子回頭金不換,更難得的是願意投身華人社會的冷門行業--遺體修復。陳修將由一名黑社會變成人人尊敬的遺體修復師,9年來不斷在災後義務為罹難者修復遺體,為的不是利益和回報,而只是讓罹難者死後仍受尊重,為家屬重建希望。

誤入歧途

雖然如今身型彪悍又佈滿紋身,但陳修將在讀書時期經常被人欺負,唯有選擇以打架、爭執的方式保護自己。後來眼見黑社會大哥都光鮮亮麗、享受生活,便決意投身黑社會。

十多歲的少年,生活本應無憂無慮。但國中後輟學的陳修將在十多歲時已經擁有槍械,甚至為求「上位」,把人斬至重傷。那時,媽媽常常為了他跟別人道歉,但他仍沒有悔疚感,甚至跟媽媽說:

我不想讀書了,我想混黑社會,想賺很多錢。

在黑道打滾的陳修將經常進出看守所及監獄,最終在23歲坐牢近6年。直至29歲重投社會時,才醒覺黑道大哥並不是一條長遠可行的道路,決定金盆洗手,並與當時的女友(現已成為妻子)一起加入殯葬業。

我十幾歲就已經有槍, 除了砍人,還會到處開槍。每天都想著上位,為求表現什麼也敢做,包括有大哥為了錢叫我們殺人。因為我以前做了太多錯事,我不想再做增加社會負擔的事,想以我的專業幫助更多人。

陳修將望以自己的專業幫助更多人。(楊宛茜攝)

剛入行的他由低做起,卻屢屢目睹前輩處理遺體時猶如殺雞宰鴨般,「不把人當成人」,令他有感老一輩的做法對死者不尊重,因而決心成為遺體修後師,令死者有尊嚴地離去。

死亡只是生命型態的改變,死者應該受人性化對待。

苦研遺體修復技巧

由於遺體修復是一門專業又創新的工作,一開始只有陳修將獨自苦苦鑽研。與遺體化妝師不同,陳修將除了要學懂幫逝者化妝外,還要學習人體器官、血管分佈。為此,他一一拜訪特效化妝師、電影道具師甚至外科手術醫生。當中最困難是無法將學得的理論在人體身上練習:

因為遺體是神聖的,不可以請來練習。

至今陳修將仍會不時在家中做實驗、研究藥水、彩妝用品等,務求將所學的技術、知識、理論結合並應用,更成立了「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體」義務在災後善後遺體。

陳修將不時做實驗、研究適合用於遺體修復的彩妝用品。(楊宛茜攝)

流下男兒淚

金盆洗手後的陳修將即使手臂上有「左青龍右白虎」,但其兇悍的外表下仍有一顆柔軟的心,特別是在災區工作時會感觸落淚。他表示,以往「男兒有淚不輕彈」是因為身處黑幫不允許透露情感:

以前不允許流露感情給別人知道,因為那就是你的弱點,所以必須假裝冷酷。現在生離死別見多了,還是做自己比較重要。

入行9年,陳修將最難忘2016年「台南維冠大樓倒塌」事故,體會到真正的「人間煉獄」。當時地震造成一座商住混合大樓倒塌,造成115人死亡。由於地震發生在凌晨時份,所以很多人在睡夢中還未反應過來,就已被水泥、鋼筋壓扁,拉扯身亡。

他抵達現場時只見一片頹垣敗瓦,其中有一戶全家罹難,遺體損傷十分嚴重。其親人前來認屍時,他最終忍不住退到後方,轉頭偷哭抹淚。

不管是驚訝、恐懼、悲傷,我們在家屬面前是不允許有情感流露。因為在那當下,我們必須保持理性,才能發揮我們專業,把工作做好。我們要理性的去引導家屬,不是讓他不哭,而是幫助他抒發情緒,這才是最好的幫忙。

遺體修復時也難免有情緒忍不住的時刻,他表示「76行者」團隊間已有默契,例如修復嬰兒遺體時感到不捨、難過,但又不能讓整個團隊的工作停下來,所以如果真的忍不住,就會自己停下來,默默走出去哭一下。

如在修復遺體時忍不住眼淚,團隊都會放下自己手上工作,先到外哭一下。(受訪者提供)

「76行者」修復師的偉大付出,常被外界稱為英雄和人間菩薩,對此陳修將認為這個稱謂太沉重也受不起,因為團隊助人時沒想過要得到任何回報、利益,他們也不是聖人:

在付出的當下,就是最大的獲得。因為做這件事是快樂、有意義、有成就的。乍看之下,這好像對我們是很大的歌功頌德,但對我們來說,是個蠻沉重的稱讚。今日有條件為人付出,該感謝的是我們,而不是別人。因為是老天、社會讓我們能豐衣足食,或讓我們生活不至於淪落到顧不上生活條件。

想睇更多陳修將及「76行者遺體美容修復團體」的專訪故事:為修復災區遺體無法回家奔喪 遺體修復師:對家人有很多抱歉

撰文 : 楊宛茜、徐穎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