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火英雄被火吞噬皮肉與救火衣相連 消防員千字文悼殉職同袍

職場 16:40 2019/01/22

分享:

看著同袍失救,傷痛之情難在難以言喻。

消防員工作艱辛,前線工作人員更要冒著生命危險闖火場救人。近日有消防員於Facebook專頁上撰寫長文,憶述當時眼見著同袍殉職的心路歷程,剖白謂:「這種死的方式,應該會被人永遠記得。」

香港消防處成立至今,已知共有33名消防員因工殉職。過去三年間更有三位隊員分別因淘大工業村迷你倉火警及馬鞍山搜索拯救事故而殉職,當中最年輕的僅得30歲。

日前於Facebook專頁「消防員的告白」中,以第一身角度講述消防員面對同袍殉職的傷痛。文中的消防員提到於休更期間收到電話,得知同期操班的隊友阿輝在行動中遇上意外,被送到醫院搶救。

經驗老到的他得知阿輝需要讓救護員為他進行心外壓,已經得知事情凶多吉少:

因為經驗告訴我,需要進行CPR,是代表人已經失去生存的表徵,存活的機會是非常小。

到達醫院後,主角與其他同袍在急症室內等候,半小時後有護士叫他們進手術室,希望能夠為阿輝盡最後一點努力、為其打氣,希望因而見到阿輝有甦醒的跡象。眾人進入手術室後,眼前救援的場面讓他們一輩子難忘:

在手術室首先映入眼裡的,是一台巨大的儀器。那台心外壓儀器就像打樁機一般,固定在阿輝的胸口上,以非常嚇人的深度在反覆按壓。他的口裡被塞上粗大的喉管,滿嘴都是血。身上還穿著救火服 —— 不,應該說是連著。因為衣服某些位置還是和皮肉相連著,醫護人員是用剪刀將制服從他身上割開。心外壓儀器一直「卜嗞卜嗞」在他身上吵鬧地運作,我在距離手術枱約三米的位置目睹這一切,雙腳發軟。

千字文配上消防員黑白圖片,倍添哀愁。(Facebook圖片)

最後阿輝返魂乏術,文章主角回家後,收到另一位同樣因為失去戰友而整夜難眠的隊友阿濤來電,二人呼著煙圈整晚相伴。阿濤向主角道出的一席話,顯出他倔強的男子氣慨:

我知道這聽起來很荒謬。但其實我在心底裡,有一點羨慕他。我覺得人必須要死的話,與其要從眾多平平無奇又無聊的死法選擇一種,這種死的方式,應該會被人永遠記得。

而主角最後亦表示,能被人記住,某種意義上也算是一種活著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