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哈佛網上課堂助大眾 「砌」出高學歷

職場 21:38 2019/01/23

分享:

edX行政總裁Anant Agarwal形容,edX抱着利用科技重新想像和思考教育為念成立,現有的院校夥伴堪稱全球最頂尖。(程志遠攝)

社會怎稱呼讀了兩年大學後嘎然退學的人?港大的聽眾齊道:「輟學生!」

網上課堂平台edX行政總裁Anant Agarwal問:

為何?你明明讀了半個學位。

各行各業均受科技衝擊,大家早難靠一紙證書一勞永逸,Agarwal的大型公開網上課程(MOOC)平台現致力拆細學歷,助大眾先選讀足以應付眼下需要的知識,日後方適時進修,積木般「砌」起更高認證。

edX正夥環球大學合辦51個「微碩士(MicroMasters)」,致力未來5年內再推「微學士(MicroBachelors)」,Agarwal揚言:

大學若無法讓校友終身學習拿取可組合的資歷,會有麻煩。

非牟利的edX由麻省理工學院(MIT)和哈佛大學於2012年創立,2016年底推出內容約為傳統碩士四分之一的微碩士學歷,本港理大也有開辦。剛在港拿取一丹教育發展獎的Agarwal指,3,000萬港元獎金將悉數用於3至5年內推行微學士。

58途徑讀碩士 擬推「微學士」

現時,任何人皆能免費修讀網上的MIT供應鏈MOOC,也可付僅逾千美元完成6門指定的MOOC拿取微碩士,更可憑成績報讀MIT、理大等校園課程,可轉移學分,多達58種途徑快速拿取碩士證書。Agarwal接受本報訪問指,

MIT的供應鏈管理微碩士已獲20家大學認可,並給予學分。未來幾年,我們想每個課程都受全球3,000間大學認可。

他認為,自動化、人工智能令職場劇變,如市務人員須兼顧營銷數據分析,MOOC可解決在職人士須辭職來騰空時間報讀傳統碩士的難題。edX成立7年來一直長於助人與時並進,今後想革新學士教育,掃除校園模式的人為限制,

我們想看到不論何地,人人都能得到本科教育。

他形容,教育和食水、空氣同為人權,但傳統入學制度正如有惡棍坐在井前,來者要告知分數才能取水,「這根本完全講不通!」曾主理MIT收生的他指,每年有2萬人報讀本科課程,校方只取1,200人,

那並非我們故意想少點人,而是校園根本無力全數容納有潛力受惠的學生。

相反,由Agarwar任教的edX首個MOOC「電路與電子」,首小時已有1萬人註冊,吸引162國共15.5萬學生。

140夥伴 包括港大科大理大

若不是相信有力革新教育,我們不會組成edX,我不會放棄自己大好的電腦科學研究,MIT不會投資,各夥伴也不會參與。

edX現有牛津、普林斯頓、港大、科大、理大等約140個夥伴,合辦了約2,400個課程,已教授過全球所有國家超過1,900萬人。

有別於不理後果的牟利革新者,Agarwal強調edX冀助大學慢慢適應新時代,如結合網上教育,邁向全方位。如MIT及佐治亞理工學院均曾於edX作對照實驗,結果發現網上模式的壓力明顯比校園少。Agarwal笑謂,有些大學把極多學生擠在一起,坐後排實與「遙距學習」無異,「直接網上教育或者更好。」

edX現每年虧損約300萬美元,修讀者去年起已須付款才可獲有評級功課,以及回看舊課程內容,Agarwal在港演講時也只能自稱edX「近乎免費」。他透露目標兩年內收支平衡,坦承暫未能實現替貧困世界帶來普及教育的願景,既有學生亦近三分之二早擁本科學歷,但他強調,edX有非常慷慨的學費資助,也有辦完全無收入的高中課程,「我們是覺得重要才決定做。」

不少「免費」產品皆以賣私隱圖利,edX又如何?Agarwal指,常有牟利公司接觸大學兜售網上論壇程式,但edX獲接洽時堅持,不能賣數據予僱主或其他人取利,也必須開放源碼,對方雙雙回絕後,他堅決拉倒。

Agarwal續指,edX有研究數據平台予所有大學夥伴使用,小至用家按鍵都有紀錄,但竭力做到匿名,令學者無法知悉用戶身份。

我們有責任保障私隱,也有責任分析研究改善教學效果,我想如何拿捏取捨既重要亦困難。

全文刊於《經濟日報》(付費閱讀),標題及內文經編輯修改。

撰文 : 姚沛鏞 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