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三千金不做「女兒奴」 醫生爸爸陳沛然從不催谷女兒補習考證書

親子 16:36 2019/04/05

分享:

陳沛然拒絕催谷,培養孩子自律。

常說「醫者父母心」,醫生爸爸如何做好爸爸的角色?出身基層單親家庭的立法會議員、腸胃肝臟科專科醫生陳沛然,家中有三位千金,他沒有把她們寵得如珠如寶,以彌補童年的缺失,反而放手讓她們碰撞,培養她們自律,需要時才伸出援手,期望她們將來成為獨立、負責任的人。

42歲的陳沛然的童年充滿苦澀,幼時父親為了第三者拋棄家庭,他和母親、兩名弟弟曾度過經濟拮据的日子,他學懂努力迎戰困難,發奮讀書成醫,也決心要當個愛護家人、對家庭有承擔的好丈夫和好爸爸。

工作雖然忙碌,但與女兒相處的時間總令陳沛然忘記疲累。(受訪者提供)

2005年,陳沛然與同為醫生的太太結婚後,育有3名分別11歲、8歲和6歲的女兒。現時太太轉為半職工作,主力照顧孩子。陳沛然雖然同時兼顧立法會議員和醫生職務,但他盡量每晚10時前回家,與女兒講睡前故事、假日會安排行山、踏單車等家庭活動。

提起3名女兒,陳沛然聲線變得溫柔,他笑言女孩子都愛撒嬌,有時下班大女、二女都會爭相出來迎接,而幼女則喜歡躲藏,待他進門後跳出來製造驚喜,每次看到這個場面,都令陳沛然的工作疲累一掃而空。

然而,他卻強調自己並非「女兒奴」,不會把女兒當公主般撫養。有時女兒被太太責罵,總盼望他回家求救。當他打開家門,看見女兒淚汪汪的雙眼當然心酸,但他不會立即哄女兒,與太太站在同一陣綫。

被女兒當作玩偶般「打扮」也是常事。(受訪者提供)

陳沛然夫婦為女兒選報私立一條龍中小學,他認為,讀書是女兒目前最重要的責任,多年來堅持不讓她們補習;即使學音樂、跳舞、繪畫等發展藝術興趣,也不要求她們考級和參賽。

最初都有掙扎過,周圍的孩子補習、考級、參加不同比賽,有擔心女兒輸蝕,但我和太太都覺得讀書學習是孩子的責任,不應靠外力幫助和催谷。而藝術興趣只為全人發展,而非為證書而發展。

陳沛然堅持不讓女兒補習,在家自己完成功課和溫習。(受訪者提供)

由於太太是讀書型的高材生,要求女兒也自動自覺學習,過程中容易產生衝突,往往要靠陳沛然「拆解」。他表示,3名女兒成績向來不錯,平均每科都有8、90分。

然而,早前大女的數學試前小測竟得40多分,令太太大為震驚,責怪女兒為何不早揚聲求助,即時急召陳沛然回家處理。陳沛然花時間了解大女上學期的數學內容,花了3晚提早下班為她複習,最終大女在大考中取得80多分。

溫習是女兒的責任,但當她們遇到學習困難,我也想辦法與她一起解決。

對於女兒未來的盼望,陳沛然指,他從不求女兒「贏在起跑線」,也不會要求她們傳承父母的職業當醫生,只盼望培養女兒獨立、解難的能力,將來成為對社會有責任、承擔的人。

撰文 : 林愛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