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院放射治療師揭10個病人7個新移民 護士:是否要用港人生命換取新移民家庭團聚

社會 15:50 2019/02/10

分享:

公立醫院病床迫爆如「戰地醫院」、急症室輪候時間痛苦漫長,繼醫護組織「杏林覺醒」成員黃任匡早前要求政府立刻叫停每日150個單程證,直指不少人持單程證來港,便到醫院要求洗腎或稱有長期病患;今日(10日)再有團體到辦首辦門外請願,要求削減單程證數額,本身在威爾斯親王醫院任放射治療師的吳志傑坦言,每日工作10個病人中,有7至8個病人都是R字頭(新移民)的身份證號碼。

對於醫院爆煲問題被指與新移民有關,社區組織幹事施麗珊早前反駁指言論過於武斷,欠缺理據支持。

威爾斯親王醫院放射治療師吳志傑今日出席「減單程證」請願行動時直言,大量新移民佔用本地醫療服務,令港人無法接受更好的醫療體驗:

每天持單程證來港的150個新移民,是否不會病?他們是神仙嗎?我本身在威院工作,附近有一條大型公共屋邨,就是水泉澳邨,我接見的不少都是該邨病人。

吳更直言:

我每天工作的時候,10個病人當中,有7至8人是R字頭的身份證號碼(即持證人擁有香港入境權,大部分為新移民)。

吳志傑又指:

我有位護士同事,正為病人抽血或量血壓時,隔離病床的婆婆跟護士說『我瀨濕左,想你幫我換一換(尿)片』,而同一時間另一張病床的婆婆的洗腎機有問題響聲,需要護士去處理,試問一個護士如何分身處理3件事?這位護士很有心﹑很落力,每每想提供最好的服務予每名病人,但她卻做不到,因目前的環境令她做不到,她最終跑入廁所對著洗手盤哭泣。

吳指,醫院本設有流動X光機,照顧行動不便的病人,但因病房如「戰地醫院」,X光機無法推進病房,病人需經歷過床檢查之苦:

以現時病人與病人之間的間距,我只要幫一名病人照X光,在他四圍左右的病人都會中晒幅射,我點照呀?結果病人要過4次床才可檢查,有些患痛症的病人,每過一次床都會痛到入心入肺。

公院護士朱惠芳則表示,病房逼爆除增加人手壓力外,床貼床亦無法做到感染控制,不少公院出現感染爆發,對病人康復有一定影響。她慨嘆:

讓他人(新移民)家庭團聚,是否要用港人生命去代替、交換?是否要用醫療品質來交換?如果我們本身都不能夠保證自己的生命、基本的生存,我們如何去幫助其他人?

多個發起團體的代表聯同立法會議員范國威與新民主同盟成員譚凱邦等約20人,今午(10日)到特首辦門外請願,要求政府正視新移民來港對社會構成的影響,當中包括醫療系統壓力「爆煲」,他們並將收集到的12,000個市民及醫護人員簽名貼在門外,促請政府削減單程證數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