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明生:海上釣鰲客

休閒 04:00 2019/02/11

分享:

今天是人日,源於漢朝時古人把正月裏的前七天依次定為雞日、狗日、豬日、羊日、牛日、馬日、人日,方便占卜。望上去像是猶太人的《聖經創世紀》應合,其實兩者都是受人類最早的兩河流域文明蘇美爾人所影響。但為甚麼不是五天或八天?

古今中外的陰陽合曆之中,「日」源於日出日落,「月」源於陰晴圓缺,「年」源於太陽陰影計算,所以說穿了不論是神秘的瑪雅曆、中國的夏曆、以色列的猶太曆,還是歐洲的儒略曆,年月日的計算都源於天文,所以同一天空下,各大古文明的曆法大同小異,無遠弗屆。

但星期不同,這不關日月運行的事,這是人為的計算,一月約四個七日,而一年約有52個七日,整數容易除盡,這可能就是蘇美爾人首創了「以七為周」的原因。

為甚麼不祝大家人日生日快樂呢?生日本是母親的受難日,而且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

浮生若夢,為歡幾何?采石月下逢謫仙,夜披錦袍坐釣船。醉中愛月江底懸,以手弄月身翻然。我無比欣賞詩仙李白的生活態度,生而傲然自得,自詡海上釣鰲客;死也有型過人,因醉入水捉月而遇溺!臨死還要穿上法國名牌靚衫,吟詩於山水之間,這才是神仙生活啊!

原文刊於《晴報》

撰文 : 項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