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像獎2019】《三夫》藉超大膽愛慾場面隱喻香港 導演陳果:我已很節制

娛樂 09:20 2019/02/19

分享:

相隔18年,陳果以《三夫》完結「妓女三部曲」。(陳智良攝)

本地電影《三夫》由陳果執導,是《妓女三部曲》最終章,在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得到了4項提名。陳果在《三夫》當中刻畫了水上妓女的漂蕩,在激烈的情慾場面下,其實是隱喻香港的社會形態。等待18年之久,陳果拍成《三夫》及得到提名,都是因為女主角曾美慧孜。

《三夫》在今屆(第38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獲得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女主角及最佳新演員的獎項提名。故事講述輕度弱智兼性上隱的小妹(曾美慧孜飾)一女共待三夫,但三個丈夫滿足不了如海般深的慾望,令小妹要再落風塵洩慾;一幕幕翻雲覆雨、愛慾交纏及高潮跌蕩,其實是香港對解體的悲嗚。

盧亭人的錯覺

《妓女三部曲》對上的作品已是2001年的《香港有個荷里活》,相隔18年,陳果等的不是故事,而是演員。「願意脫衣的演員不少,但她們都有包袱,如對男伴及家人的顧忌等,所以真正困難是尋找女主角。」

陳果在不同場合都說過,如沒有曾美慧孜(小美)的話,《三夫》就大概完成不了。「早在10年前於《頤和園》上映時見過小美一次,當時對她的印象及演出都不算太深刻,但之後再見到她,便問她有否興趣當《三夫》女主角,她一口答應。」

找到女主角後,陳果便火速寫故事,前後只花了一個月。為了深化故事,編劇紀陶決定將盧亭人的傳記寫於電影當中,代表香港人身份認同的錯亂,然而這一切都只留於幻想。

小妹有可能是盧亭人的後代,要依水以生。

「我們走到大澳,問當地人知不知盧亭的故事,他們不知道。同時村口的文化館都沒有這些資料,當下實在震驚,因為文化界做了這麼多關於盧亭人的展覽,但當地人根本就不當一回事,對我們的創作是晴天霹靂。」

陳果遂將人魚的故事跟曾美慧孜解釋,令她更易了解自己的角色身份,將對飄蕩尋根的追求發揮得淋漓盡致。

性愛最中要中「Point」

《三夫》神奇的地方在於女性對性的主導,被物化一方其實是一個又一個嫖客,當中更包括「老中青」3個丈夫。有一幕,3人都拒絕再「親身上陣」為小妹解決性慾,苦惱之下竟想出用鱔魚替代陽物,誰知效果非凡,猶如AV情節一樣。

他說:「當日準備了3、4條鱔,這場戲有很多元素都刪走沒用,我未跟人說過。如臨近『解決』時,小妹的陰部會噴血,可能是鱔都頂唔住,但想想又好像太過分,所以剪走了。」

陳果不是為做而做,性愛場面是要點到即止。

喜歡創作的人也許不會解釋自己的想法,但必定有些微好勝心,喜愛比較。「在我決定拍《三夫》時,講述人和魚人相戀的《忘形水》在奧斯卡奪獎,自己難免會比較,尤其是自己沒太多錢去做特技。而《三夫》再拍下去,其實是比不上李安的《色,戒》及大島渚的《感官世界》,所以只可從畫面及主角的爆發力突圍而出。」

有一幕3個丈夫以鱔及假手為小妹解決性需要。

在不少人眼中,陳果今次是「玩到盡」,但他一直自言已「收了手」,正如貨車的一場戲,他認為最重要是「中point」。「貨車內的街頭性愛場面,不是為拍而拍,因為在貨車的漂蕩感仿如置身水中,是小妹從水上走到陸地之後,最滿意的一次魚水交歡。若要再加多這些場面,是可以,但沒有意義,現階段是最好的版本。」

撰文 : Alex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