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錦強:廣告反映行業盛衰

休閒 04:00 2019/02/15

分享:

我89年入廣告行,那是歌舞昇平的年代。我的客戶有煙草商、洋酒商,還有夜總會。這些都是當時的超級大客戶。但後來煙草廣告被禁,洋酒廣告也因為人們重視健康,加上商界也不一定要摸着酒杯底傾生意,即使「舞照跳」,夜總會也捱不住,這些客戶再難舉足輕重。

到90年代,流動網絡成了電訊商兵家必爭之地,各電訊商紛紛請來四大天王拍廣告。後來大家發覺鬥燒銀紙沒出路,電訊商廣告大為縮水,回歸盈利至上的道路。

千禧年後,輪到銀行金融接力,香港始終是金融中心,而且銀行推出各種收費產品,讓銀行接力成為名列前茅的大客戶。但金融海嘯後,銀行經營環境變差,在裁減成本下,廣告成了奢侈品,自然也減省一些。

金融海嘯後,內地遊客逐年增加,除買奢侈品外,化粧品也是必然之選,成了廣告新寵兒。後來內地打貪,內地人出境又較寬鬆,不一定到香港買奢侈品,內地遊客豪氣不再,但人數卻有增無減,化粧品銷售增長凌厲,廣告自然水漲船高。廣告最能反映行業盛衰,但一雞死一雞鳴,從來沒有因為某個行業收縮而一沉不起,市場總是隨着經濟發展而增長。

原文刊於《晴報》

撰文 : 曾錦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