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館「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展覽 探討性別定型帶來的隱性暴力

休閒 19:01 2019/03/04

分享:

中環大館辦「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展覽。

大館又推一大型展覽「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由法蘭克福現代藝術美術館(MMK)與大館合辦,展覽結合錄像、裝置、畫作等作品,於大館賽馬會藝方展出,探討植根於文化及教育等制度下的性別定型想法。

是次展覽的策展人Susanne Pfeffer(MMK館長)指出,我們生活在一個前所未有的暴力時代,這也提供一個絕佳的機會,讓我們重新審視由文化、教育對於性別定義而形塑的固有思維。

策展人Susanne Pfeffer(MMK館長)。(李榆佳攝)

是次展覽共展出13組作品,由來自英國、德國、中國、香港等地的11位藝術家所創作,展品涵蓋裝置、畫作、錄像等,呈現不同個體,因生理性別在日常生活中,所遭受的隱形暴力。

難以察覺的結構暴力

說起暴力二字,呈現在腦海的可能是一些拳打腳踢的畫面,不過一些由政治、社會和經濟體制而帶來的結構性暴力,非肉眼所見卻根深柢固於日常生活及人們的思維中。

結構性暴力由挪威著名和平學學者Johan Galtung提出,他將暴力分為直接暴力(如戰爭、殘害、監禁)、結構暴力和文化暴力(如男性至上、種族主義)。三者互為影響,當社會越趨現代化,結構性的暴力就越明顯。

結構性暴力表現為由於不平等的社會、經濟和政治結構,而帶來的不公正的資源和權力分配,如父權制、種族主義、階級等。結構性暴力明顯對「性別」這個場域影響至深。

《異化器(Josephine Baker 的腰帶)》,Julia Philips 。Josephine Baker是移居法國的非裔美國藝人與演員,當年她穿上極具性暗示的香蕉短裙表演。(李榆佳攝)

以父權制為中心的社會和政治經濟結構,對於不同生理性別的有其一套傳統規範,如身體外貌、行為規範、性別傾向等。這些傳統定義和刻板印象,正是由學校和大眾傳媒所塑造和灌輸而來,對於不同個體帶來的枷鎖既明顯又難以察覺。

《Prior Park》,Anne Imhof。藝術家以約束椅象徵權利對思想灌輸、行為的箝制。(李榆佳攝)

性別暴力以外的想像

來自瑞士的Pamela Rosenkranz的系列組畫叫《威而鋼畫》,為展覽拉開序幕。藝術家反思的是男性在日常生活中種種霸道和強勢的行為,如強調大而喧鬧的身體姿勢,以佔據更多空間。 

《威而鋼畫》,Pamela Rosenkranz系列組畫。藝術家服下增強男性性能力的性藥,然後開始作畫,畫畢遺下零亂的作畫現場。(李榆佳攝)

藝術家服下增強男性性能力的性藥,然後開始作畫,畫畢遺下零亂的作畫現場——畫具、骯髒的運動鞋、手術手套等散落一地,三組畫作佔據了一定的場地空間,由此寓意蘊含在女性身體的力量,其實和男性一樣強大。

《威而鋼畫》,Pamela Rosenkranz系列組畫。(李榆佳攝)

英國藝術家Marianna Simnett的錄影作品《乳房》,拍攝對象為真實在英國製奶農場生活的一家人,一邊廂以毫無感情的語調,講述以乳牛產奶的機械程序如消毒。

另一邊廂講述小女孩逃離農莊,卻一直害怕自己美貌而遭受傷害,最後只能以切除自己鼻子的故事,而這樣自殘的方式,指向的是以貞潔為名對女性身體的束縛和壓迫,而保持產奶過程清潔與要求女性保持貞潔有異曲同工的意思。

《乳房》,Marianna Simnett。(李榆佳攝)

《乳房》,Marianna Simnett。(李榆佳攝)

香港藝術家黃炳的卡通片《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看似幽默搞笑,實則充滿暴力。故事圍繞玩交友程式的男性主角,與異性交往時面臨的種種問題,探討父權、男性與生育權力以及政治等多方面問題,展現父權制度下對兩性的壓迫。

《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黃炳。(李榆佳攝)

Info

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

日期:即日至 4月28日

地點:賽馬會藝方

費用全免

注意:部分展覽只供十八歲或以上人士參觀。

撰文 : 李榆佳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