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伴30載喪夫後避世10個月 77歲婆婆走出哀痛成舞蹈老師:用餘生分享快樂

健康 09:58 2019/03/26

分享:

白淑英曾因喪夫「避世」,如今走出哀痛,成為開朗有活力的舞蹈老師。

相知相伴數十載,要與枕邊人訣別,簡直心如刀割。77歲的白淑英與丈夫是大學同學,修讀聲樂,畢業後開班教唱歌。結婚31年,丈夫患癌病逝,白老師情緒崩潰,一唱歌就憶起亡夫,一度「避世」。直到獲邀成為社區中心的舞蹈老師,她才釋放自己,跳出哀傷。現在她更跳足7天,藉舞蹈分享快樂,用生命餘暉照亮他人。

年屆77歲的白老師依然充滿活力。(黃建輝攝)

每逢唱歌也憶起亡夫

白老師是印尼華僑,自幼能歌善舞,與丈夫在北京修讀聲樂時邂逅,結婚數年後來港生活,育有一子一女。1999年其丈夫確診罹患末期腎癌,後來雙腳癱瘓。當時她對丈夫說:「走不動沒關係,我用輪椅推你,我們還可以去很多地方。」不久,丈夫病情惡化。

摯愛病逝那天,她一直在哭,無法入眠。有10個月,除了上班,就只待在家裡,不想見人,全靠子女支撐,她才熬過來:

我問兒子,可否陪著媽媽,那一年他就陪著我睡覺。因為我完全無法接受(丈夫離世)。丈夫在我心中,是很重要很重要的。

憶起丈夫呵護自己的畫面,白老師不禁落淚。天人永隔,令她日漸消瘦。由於丈夫生前不時去馬場,從未踏足馬場的她,喪偶後曾去馬場湊熱鬧,別人在叫數字,她就不斷呼喊丈夫名字。

白老師說,每次晚回家,丈夫總會到車站接她。(黃泳欣攝)

跳出哀傷開班授徒 與學生彷如家人

跳舞的時候,就不再多想。叫自己慢慢走出去,不要一直沉浸在悲傷中。

最幽暗的10個月終於過去,昔日的跳舞夥伴邀請她「重出江湖」,去跳社交舞。2001年,她更接手朋友的舞蹈班,在救世軍的拓展中心教跳「排排舞」(Line Dance),一直教到今天。她隨歌起舞,苦澀、憂傷也一併抒發:

我很喜歡跳舞,感到身心舒暢。手一定要伸直,腰板也要挺直。投入跳舞後,整個人的情緒都不一樣,是歡樂的。

白老師每星期有四天教跳舞,有3位學生已跟隨她12年。(黃建輝攝)

散發人生最後的光芒 感染他人

在救世軍教跳舞12年,白老師與學生情同家人,更曾一起去旅行。有學生說,見老師多於見母親。

白老師雖已滿頭銀髮,但仍神采飛揚,一星期跳足7天:

星期二、三、五、六也開班授課,星期一是私人授課。我也在家裡練習,學習新舞步,每星期要教一個新舞步。星期四就找朋友跳舞。跳舞等同我生命的一部分。

或站或坐,一有時間,她就聽著音樂,數著拍子,構思舞步,一點也不馬虎。每首舞曲,她也寫下筆記,背好學好才教學生,上完課就回家備課。但她說一點也不累,只是肌肉僵硬,感覺自己仍很健康。

白老師形容,與學生親蜜得如家人。(黃建輝攝)

她的教學更豐富了學生的人生。他們大多是家庭主婦,以往埋首打掃、煮飯,學跳舞後變得開朗,與同學成為朋友,生活多姿多采。其中有三位學生已跟隨白老師12年,曾一起表演。

問到教到甚麼時候,她直言要多跳2年,若健康情況許可,也會教下去。

我希望用我餘下的時間,像夕陽西下前,用這點微光,繼續照亮大地,服務社群,與大家分享快樂。

她說,餘暉是最好,也最美的。現在她每天看著丈夫的相片聊天,說自己認識了不少朋友,請丈夫安心。談及心願,她展露燦爛的笑容說:

活到今天,已沒遺憾。我想老公應該很滿意,他的老婆仍可帶快樂給大家。

撰文 : 黃泳欣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