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落人》黃秋生零片酬助年青人圓夢 秋生由受盡打壓到不斷獲榮耀【有片】

娛樂 19:02 2019/04/05

分享:

黃秋生自言,自己比不上父親,因他走得快。

黃秋生在《淪落人》演大半身不遂的昌榮,與照顧自己的菲籍傭人產生了一段介乎主僕和男女間的情誼。《淪落人》 雖未公映,黃秋生已先後因昌榮而獲得了電影評論學會最佳男演員、導演會最佳男主角、編劇會最佳角色演繹獎,並提名今屆金像獎最佳男主角與周潤發、郭富城、吳鎮宇和姜皓文爭影帝。

這角色亦是黃秋生從影以來,最眾口皆譽的一次,他自認幸運,但不敢邀功:「第一次拿奬,覺得我幾叻仔。第二次,覺得好多人愛鍚。第三個獎,行運了,但到第四次,覺得這不是我的東西,是上天的安排,不是個人的能力可達的了。」

去片睇睇秋生對自己突然彈起的感受。

演輪椅上的殘疾人士,秋生說來自照顧母親的體驗。(《淪落人》劇照)

黃秋生自4歲起跟母親相依為命,近年其母一直多病,且腎功能退化,身體狀況不太理想。

在《淪落人》演長期只坐在輪椅的殘疾人士,難度可謂不少,原來體驗源自患病母親,他說:「我照顧患病媽媽差不多7、8年,她每天都是上床睡覺,睡醒又坐著,生活上的不方便我已很清楚。」

去年(2018年)10月21日,秋生在拍港台劇集《火速救兵IV》時,直言因母親病況有影響心情一度考慮辭演,言猶在耳,其母於翌日(22日)與世長辭。

據悉,黃母臨終前,秋生曾陪伴近兩小時,一度離開醫院後又再折返,可是未能見亡母最後一面,一直是他的遺憾。

黃秋生說,一個演員的成功,全是由許多不同人的努力而成,《淪落人》有口皆碑絕非其個人功勞。(攝影:陳偉能)

為人子,也為人父。《淪落人》的秋生有個在英國唸書的兒子。現實中他也為三子之父,而且都長大成人年逾20歲。問作為父親有何教仔心得?秋生一臉無奈答:

沒有了,是他們教返我轉頭。以前我是老竇,現在他是我老竇,叫我早點睡,少點吸煙,不要亂發脾氣,哎,為何你這樣孩子氣的?諸如此類,玩完了,收檔!

以前還可裝起老竇款,現在都唔敢吠,好像老了獅子咁。

秋生指在《淪落人》演其兒子的新演員黃定謙,與現實中自己的兒子很相似。(《淪落人》劇照)

黃秋生向以演技超著聞名,但恰巧地都跟昌榮有著共同的心理經歷,才可如此入戲,秋生解釋:「我抓著的,是昌榮的凋謝狀態,導演陳小娟第一眼見我,便說我很憂鬱,其實現實生活中,我都凋謝了,不用演啦。」

秋生這半開玩笑的自嘲,或指因為雨傘運動後,他因敢言而致事業與人際關係都踏低潮。

他說:「導演陳小娟跟我講戲時,說是要完成她的一個dream,但現實中的我已『瓜』了,瓜了好幾年,但因演繹這角色受到讚賞和得獎,又好像回春了,幾有趣!」

秋生說,不要說是他幫了新人Crisel Consunji,而是她幫了自己入戲。

化作春泥更護花,《淪落人》的昌榮助菲傭尋夢,而正因助人令自己也由此在頹敗的人生中找到力量,如枯木回春。

現實中黃秋生亦是成人之美,常自嘲自己少戲拍的他卻為助首次拍長片陳小娟追導演夢,仗義以零片酬演出。好心有好報,秋生暫已憑此片拿了3個獎。

屢次獲獎的秋生沒囂張,表示要保持謙卑的心。(攝影:陳偉能)

屢獲榮譽,他形容像玩跳樓機,覺得反更要步步為營:「放在以前,我仲唔囂呀。現在要好小心好小心,像遊樂園中玩跳樓機,由霉霉謝謝到突然彈上去,你唔黐線呀?已覺得現在的成果,不是自己的能力而來。」人善,天不欺。

髪型:Taky @ fifthsalon

化妝:Jolinn

場地:House 1881

特別鳴謝:香港國際電影節

撰文 : 單志民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