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打機到獲英國國際咖啡師牌 DSE考生:學沖咖啡幫我找到讀書方向

親子 13:46 2019/04/05

分享:

正能量業餘咖啡師。(陳永康攝)

應屆DSE考生蘇澤晞(Oscar),中三開始愛上咖啡,持續研究了兩年,因並不滿足只在學校練習,開始搜集專業器具,先後購入兩部沖調機器,看YouTube自學拉花技巧。同學曾是機迷,因失去方向致成績每況愈下,卻因研究咖啡改變人生軌道。

澤晞是2018年學界拉花比賽8強,因此獲本地著名咖啡師邀請,到咖啡店參觀運作模式,去年他考獲富難度的英國City&Guilds國際咖啡師牌「Merit」水平。

一晚飲9杯

他試過因要跟專業咖啡師學習分析咖啡豆,一晚飲足9杯。

飲咁多杯是要找出該種豆怎樣沖才是它最好的狀態,有人說學咖啡浪費時間,但也有很多人支持我,說好過打機,我則感到興趣是幫我找到讀書方向。

他購買虹吸杯研究日式沖調法。(陳永康攝)

Oscar沖咖啡時非常專注,他謂香港人視咖啡師這行「難搵食」,但他相信行行出狀元,希望有一天咖啡文化可以更普及和為人認識。

咖啡的專業性是它集合了多門學問,要沖一杯好飲的咖啡,需了解豆本身的特性,如海拔、地域、烘焙度等等。咖啡也很科學,例如拉花要用手、用耳聽蒸氣的聲音去感知找出牛奶最理想的溫度(攝氏65度)。

他笑謂,當年用利市錢買了第一部家用咖啡機,看YouTube模仿拉花動作,不斷練習,試過一天用2盒奶。初練習時只是給朋友試,會被彈好難飲、拉花唔靚、啡太淡色等等。但感到對住人拉花,是一種EQ訓練。

我學會怎樣跟人交流,當別人告訴我拉得靚,會很開心!近年我的溝通能力真的進步了不少。

他謂咖啡很科學,例如拉花要用手、耳感知,找出牛奶最理想的溫度。(陳永康攝)

味覺訓練有素

現在其味覺因訓練有素,可以分別到咖啡豆產地,也開了IG跟各地咖啡友交流,因而了解別人的生活文化。「香港人大壓力,愛喝偏苦的咖啡,並要配合甜點;北歐人喜歡齋飲,傾向甜和酸夾雜的味道。」

談到咖啡知識,他能如數家珍,更主動在網上訂購較冷門的北歐豆,他謂豆的產區位處的海拔,會定義豆的質素。

基本上種得愈高,愈難打理,價格愈貴,味道變化好大……當搵到又平又高質的豆時,真的很開心和滿足。

Oscar家境並非大富大貴,至今他買入的用具都是省吃儉用得來,兩年買入5位數字的用具。他謂咖啡豆是消費品,平均每個月都要入貨,高級器材不少須外國訂入,所以一儲夠錢便買。

儲錢比較辛苦,午餐要食得好平,平時非不得已不出街,以減少買了無謂東西。近年把利市、零用錢,課外活動獎學金全都投資在學習咖啡上。

他看的咖啡專書包括沖調技巧、科學理論、咖啡藝術等類別。(陳永康攝)

改善親子關係

Oscar形容以前的自己,跟今天是360度改變。

中一時因成績突然滑落,開始沉迷打機,放學後由4點打到半夜,天天如是,也因此常跟父母吵架。

其實當時感到不知因何讀書,對未來沒有希望,只感到打機開心,可以逃避現實。

他買入的用具都是省吃儉用得來,2年買入價值5位數字的用具。(陳永康攝)

背後的用品包括專業咖啡機,是他辛苦搜購回來。(陳永康攝)

他謂買第一部家用機時,媽咪一度反對,怕他3分鐘熱度,後來見到兒子不斷看書,並每天平均會花兩小時去研究,加上學習咖啡後他落後的物理成績,追到全級第2名,故最後媽媽也支持。

Oscar正在應考DSE,他謂備試期間,同樣倚靠沖咖啡減壓,他希望考入港大應用人工智能學系,再找尋機會到不用學費的德國升學。他也坦言自己家境一般,香港租金貴,要從事跟咖啡相關的事業,並不容易。

我希望可在德國讀碩士兼儲錢,希望有一天可以開到自己的咖啡店,或能加入研發協助精品咖啡的器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