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為亡者重塑所有內臟及五官 遺體修復師:希望亡者身體不要有缺損【有片】

健康 15:14 2019/04/06

分享:

陳修將堅持為亡者修復所有器官,一切只為亡者身體不要有缺損。

手拉著5、6公斤的工具箱,戴上醫用手套,穿著藍色工作袍,一開始便是無止境的時間競賽。說的不是醫生,而是為罹難者修復大體的遺體修復師。

沒人想聽到災難發生的消息,修復師也不例外。遺體修復師陳修將接受TOPick專訪時指,每每聽到災難發生,都會心想:「天哪,別又來了。」可根本來不及錯愕,便會收到出動的電話,然後趕抵災難現場。

遺體修復師往往要和時間競賽。(楊宛茜攝)

到達現場第一件事,他們會先檢視遺體狀態,評估受損程度、所需修復時間、可復原的機率有多高,再估算所需人員、材料和物品,緊接與家屬協調商討修復工序。

修復大體一絲不苛

罹難者的遺體受損程度不一,修復師會先仔細清潔傷口,將不平整、嚴重撕裂、腐爛的地方切除。清理完畢後,再將碎掉的骨頭挑出,重新拼合、接骨,放回體內然後皮肉組織順著骨頭再縫合。根據傷口大小,使用不同大小的手術工具,例如止血鉗、縫合針、手術刀等修補遺體。

修復師的工具箱。(楊宛茜攝)

陳修將憶述去年宜蘭普悠瑪列車翻側事故,一名先生被拋出列車,屍身四分五裂,共分成20多塊屍塊。一眾修復師先認清屍塊的部位,然後在工作台上逐塊拼整。缺失骨頭的部份就做人工骨頭,然後將內臟歸位,縫合幾層的肌肉組織、皮肉。萬一有內臟缺失,他們便會重新製作器官:

如果有缺損,我們會用矽膠或不織布包裹棉花,做器官的定位。如果不定位、不填回去,軀幹便會凹陷。

除了假牙、假眼,陳修將還會製作義肢。(楊宛茜攝)

由於遺體每分每秒都在變化,數名修復師會同時修復一具遺體以縮短時間。因為施作時間愈長,遺體就會不斷變化和腐敗。所以他們亦會在遺體身邊放大量乾冰,減少遺體變化,甚至進行防腐。

修復大體同時修復心靈

除了表皮上的修復,修復師並不會乏略內在。「百寶箱」內除了手術工具,還有早早預備的假牙、義眼。萬一眼球有損傷,都可放在眼瞼下。

陳修將會親手製作義眼片。(楊宛茜攝)

陳修將指,仿真度極高的假牙、假眼製作需3至5日,所以必須閒時及早預備。義眼與真眼極似,眼白不會做得死白、偏黃、含血絲。這些都是由修復師親手逐層逐層地上釉、固定,基本上與醫療用的義眼片是一樣的。

不過明明死者最後都會閉上眼睛離去,為何修復師還要幫他們製作義眼片?陳修將微笑地說:

我們想看起來真的有眼睛、眼球在裏面。這就是人性化的意義。雖然亡者的眼睛是閉合著的,但如果我們是亡者或家屬,肯定希望身體不要有缺損,想看起來真的有眼睛、眼球在裏面。至少,這種對我們心裏起到安慰、減低遺憾。

最難修復的部位

雖然多年來已修復上千具遺體,但陳修將指最難修復的始終是頭部。因為人的頭、臉、顱骨是身體辨識度最高,萬一修復或重建有任何缺憾、失誤,便會嚴重影響五官,甚至變形,所以每個步驟都非常慬慎、小心。

修復師根據傷口大小,使用不同工具縫合皮膚。(楊宛茜攝)

而為了不要破壞精心修復的遺體,修復師都會用親自為亡者化妝,因為他們最了解如何遮住瑕疵及肌肉組織:

特殊遺體美容的化妝技術、材料會比一般更講究,如果化妝品不夠好、技術不足可能會破壞原本修復跟重建的部位。

甚至,陳修將專門研究、自製遺體專用化妝品,例如噴裝粉底、納米級粉餅可使妝感更細膩;研究各式各樣化妝品,測試不同品牌在冰凍皮膚、有水珠狀態下的表現,只求將亡者打扮得漂漂亮亮,完整地走最後一段路。

撰文 : 楊宛茜、徐穎彤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