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珠峰港人見證驚心動魄氣候變化 今年再登洛子峰記錄冰川融化影響

社會 00:00 2019/04/06

分享:

現年47歲的高海拔攀山運動員黃偉建去年攀上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見證了驚心動魄氣候變化。(受訪者提供圖片)

攀上世界最高的珠穆朗瑪峰、現年47歲的高海拔攀山運動員黃偉建,見證了驚心動魄氣候變化,急速融化的冰川在一夜間把數噸重的石頭移走消失,每天發生的雪崩危及登山者的性命;今年他再挑戰全球第4高的尼泊爾洛子峰,同時身負另一任務,度風速、測土壤的同時,亦會與到訪當地人探索氣候變化對他們的影響,希望親身實證、警醒港人氣候變化的破壞性威力,改變刻不容緩。

黃偉建去年5月成功攀上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瑪峰(海拔8848米),成為第9位成功登峰的港人;今年他將會再登珠峰旁、全球第4高的洛子峰(海拔8516米)。

全球14座海拔逾8000米的高山中,僅此兩座高山在旁,於海拔7800米前通往兩山的路線相同,黃偉建去年本計劃連登兩頂,但登完珠峰後因融雪太嚴重,負責團隊安危的雪巴人認為再上洛子峰太危險,因而放棄登山,帶着半失落心情下山的他,體驗到環境轉變境況,除了融雪嚴重外,每日均目睹雪崩、見證惡劣天氣的形成,冰川溶化令攀山者的危機大大增加。

全球14座海拔逾8000米的高山中,僅此珠峰及洛子峰兩座高山在旁,於海拔7800米前通往兩山的路線相同。(陳偉能攝)

下山路途必經全球最大、不停移動的「絨布冰川」,此危險冰川已埋葬不少「前人」,黃偉建指出,上山前本已設好安全帶及繩扣,但下山時已全被融冰沖走,「所有安全設備無哂」,同行雪巴人不斷催促,務求以最快速度離開,他形容「行到心寒,落山是鬥膽大。」

冰川溶化上山前已有跡可尋,他在大本營中,每晚均聽到冰川移動「噼嚦啪嘞」的聲音:

晚上睡覺時數噸重的大石在營前,翌日已消失了。

盡見冰融之快。他憶述,上山登至海拔6000米適應再回營地時,嚇然發現雪巴人把整個營區移走,「原因是若不移走,成個營就會被冰川沖走!」世代均在山上工作的雪巴人向他坦言,每年氣溫愈來愈高,工作一年比一年困難。

去年黃偉建上山登至海拔6000米適應再回營地時,赫然發現雪巴人把整個營區移走,如不移走成個營就會被冰川沖走。(受訪者提供相片)

是次旅程對他衝擊很大,過去廿年攀過全球不同雪山、純粹只因景色靚的他表示,去年登上珠峰,才驚覺氣候變化影響將會極大。

深思後,他今年捲土重來,決定在4至5月登上峰洛子峰,計畫沿途與當地原居民訪談,揭示氣候變化對洛子峰的影響,向村民借用舊照,對比現時冰川及植被面現況。

本港天文台亦向他借出可擕式儀器支援,量度氣溫濕度、風速等,以測量高峰天氣變化資料;他亦會試取空氣、冰水、土壤樣本回港,檢測污染情況,已聯絡數間本港大學是否有興趣合作研究。

過往數年前冰川的「冰隙」大得要用5條鋁梯橫越,並多次使用;但去年最多那次只用3條梯,顯示現時融冰更多、冰川移動更快。(受訪者提供)

他坦言,個人能力有限:「我爬完回來,是否可以改變世界?改變要全人類的行動、付出!」他舉例,去年一個「山竹」已有一定摧毀性:

難道再等一個十級的山竹重臨摧毀整個香港,才去改變嗎?

黃偉建去年5月成功攀上全球最高峰珠穆朗瑪峰(海拔8848米),成為第9位成功登峰的港人。(受訪者提供)

洛子峰雖比珠峰低300米,但山頂直長如「煙囪」,幾乎要垂直攀爬,至今暫未有港人成功登頂,對於可能成為登頂第一港人,黃偉建認為:

登不登到頂已不是問題,更重要的是希望可以帶信息回來,讓人知道氣候變化刻不容緩!

今年本港將有3人試登珠峰,大隊已於3號出發,黃偉建稍後會匯合他們,他今日(6日)下午出發飛往尼泊爾,登山最新消息會於綠色和平fb發放。

上山需要10多人的團隊,包括廚師、嚮導、運輸隊等。(受訪者提供)

撰文 : 袁楚楚 香港經濟日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