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髒水食老鼠當大餐 脫北少年勞改營哀歌:我想活下去

休閒消費 13:57 2019/04/18

分享:

脫北者分享一段在勞改營的非人生活。

「花燕」,北韓用語中指流浪青年。1982年出生於咸鏡北道清津的金革,自少失去父母,在1995年進入孤兒院前,一直在街上過著流浪生活,是一名花燕。為了填飽肚子而曾幾次來往中國的他,在17歲時被送入咸鏡北道會寧全巨里第12教化所——一個據說很難活著出去的地方。經歷過教化所(勞改營)的非人生活後,他決定賭上性命逃出北韓。想活下去,是惟一信念。

1999年11月起,金革進入了教化所,心想:

進去這裡後,還能活著出來嗎?

教化所位於一個山勢奇妙的山溝裡,據說只要一進去,絕對無法逃出來。若迷路被抓到,就得在6個月後接受死刑。聽說,教化所裡沒有成功逃跑的人。

逃過疾病大關

入所2天後,他的肺炎復發,狀態惡化到甚至無法吞下飯。因為沒有藥,他變得日漸虛弱,死亡已來到腳邊。不幸的是,他又患上腹瀉,徘徊生死邊界,最後他被移送至一號牢房,那是囚犯在死前最後待的地方,無人看顧,隨地大小便,與停屍間無異。當時他腦海裡反覆想著:

今晚真的就要死了嗎?在死之前,我想最後留下點什麼,於是勉強拖著身軀,趴在地上用燒過的木炭留下「想活下去」小小的四個字。

慶幸他沒有死,慢慢復原的他捱過疾病煎熬,卻遭到監獄裡組長的嚴重毆打和欺凌。與他一起入所的24名囚犯中,只有他和另一人活下來,其餘22人只能在對家人的思念中離世。

生命寄託——香煙

他僥倖向指導老師講出被欺凌的事情後,獲分派到山裡工作。囚犯要用瘦到只剩半圈的身軀去拖樹木,絕不輕易,因此教化所裡有流傳的經驗談:

某人哭,不是因為想父母、想孩子而哭,而是因為拖不動樹木而哭。

開始工作後,組長也無法輕易挑起事端再毆打他。直到有次組長再用藉口打他時,指導老師目睹並制止了組長,氣憤地打了組長一頓後,賦予了金革「監視」權,在外面工作時負責抓逃犯,休息時負責管控秩序。在教化所的生活中,讓他明白到:

教化所裡,沒有人會管其他人是死是活。為別人著想,接下來就是換自己死,所以沒有人會幫忙,也沒有人會擔心別人。只有物質才能行得通,這就是教化所囚犯們的生活方式。

而教化所中的貨幣是香煙,香煙是能和飯、麵粉、衣服或其他任何東西交換的貨幣。囚犯會在教化所外撿起菸蒂藏起來,若被戒護員和負責老師抓到,就會當場被斧頭或鐵橇揍到半死,但對虛弱的囚犯來說,香煙形同興奮劑,無法輕易放棄。

命如螻蟻

教化班上很多都是虛弱的囚犯,他們在工作上耗盡力氣後,經常癱坐一旁,久病後會被移往病班等死,死後再被移往窄小的木頭倉庫。待屍體堆上二、三十具後再一次載走。盛夏時節要搬屍,腐爛的肉會一塊塊掉下來,當屍體在晃動時,蛆會從碎肉裡爬出,陣陣惡臭蔓延整個教化所庭院。屍體最終被移往火旺山(譯註:火葬場),變成灰燼,化成一陣煙飄走。

飽受飢餓折磨的囚犯,老鼠和山裡的蛇都是「大餐」,壁虎、火蜥蜴、東方鈴蟾全都可以烤來吃。金革也吃過老鼠、蛇和蛇卵。若無動物吃,囚犯連受污染的水也能喝,春天時會吃草,有些人甚至吃草吃到中毒,臉和腿全都腫起來,雙目差點失明。

每每想到初進入教化所的那天,金革就經常呆呆地望著大門,想著究竟何時才能走出那扇門?但他並沒有期待能夠活著走出去。看著瘦骨嶙峋的身軀,他也常想著自己大概來日不多了。

蒼蠅還有翅膀可以飛來飛去,我們卻連翅膀都沒有,空有一條比蒼蠅還不如的性命,只能熬過不知道下一步在哪裡的今日。那時,我從來沒想過兩年後能夠活著走出去。無數的人們一一死去,但教化所裡沒有一個人在乎。

著作:《花燕:脫北少年的生死邊界》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

TOPick獲出版社授權轉載,標題為TOPick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