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剩右手指可動堅毅完成學士課程回饋社會 80後癱瘓青年:我沒有失去所有【有片】

健康 17:27 2019/04/24

分享:

31歲的蘇永通,少年時飽受身體癱瘓的殘酷事實,卻依然堅毅面對,走出自己的路。

笑容滿面的蘇永通今年31歲,從他身上找不到半點負能量,雖然年少已飽受身體癱瘓的殘酷事實,胸口以下失去知覺,只能靠右手手指可移動。旁人覺得他失去很多,他卻沒想太多,樂觀面對將來,繼續為殘疾一群爭取和發聲。

好動的蘇永通,沒想到一次外遊改變了一生。(被訪者提供)

時光倒流13年前,蘇永通中四升中五的暑假,當時17歲的他到新加坡探望移民當地的親友,在屋苑游水時,在泳池邊滑一滑腳,整個人失重心像「撻生魚」的跌落泳池,衝力傷及頸椎,頸骨碎裂,手腳已不能郁動,後來證實C5、6、7節受傷。

我跌入水都不是立即暈倒,在水中載浮載沉,別人以為我扮「浮屍」,後來表弟見我無反應,立即求救送院。

泳池遇意外致肺炎

在醫院檢查,懷疑頸椎出事,因手腳不能郁動,表面無傷痕的明顯徵狀,因為頸椎有碎骨,翌日進行手術。當時年輕的他不曉得驚慌,把醫治責任託付醫生。

手術後無改善,因在泳池出事時吸入了水引致肺炎發燒,血壓不穩定,要一直用呼吸機。約過了一個多星期,醫生詳細解釋我的狀況,指脊椎受傷會有段回復期,加上我年輕,希望在回復期有所進展,可惜事與願違。

未受傷前,蘇永通熱愛音樂、游水、行山。(被訪者提供)

在新加坡留院20多天ICU才返回香港,在香港療養院留院半年,出院前醫生囑他要有心理準備會長期如此。

我都心裏有數,身體有進步但不大明顯。心情低落是親友來探我,都不知說甚麼。見到朋友同學,不是不開心,只是不懂跟他們溝通,我在醫院沒返學與他們脫節了。

剩右手指可活動

幸得醫生護士、病友跟他開解、聊天,心情逐漸回復平靜;又與四肢傷殘的過來人傾訴,減少擔心。

意外損及蘇永通頸椎,手臂以上可以郁動,胸口以下無感覺。右手手指可張開、挾東西、提物、吃東西也沒問題;左手手指完全動不到。傷患最主要影響了肌肉,他大便無力,要用藥物固定時間上洗手間。

蘇永通不時為復康政策表達意見,期望惠及同路人。(被訪者提供)

意外發生前,蘇永通是音樂發燒友,小提琴、低音大提琴、中樂也有參與,且在琴行做兼職。

教琴開琴行是我的夢想,一直朝着這目標進發,但無辦法了,受了傷玩不到。

「我沒有失去所有」

無罔之災也令他變得成熟,他自言未受傷前,性格較急躁,有時看不過眼會搶過來做。

以前說話好直接,連哥哥都說我要收下把口免得罪人,年少氣盛的我覺得是這樣就是這樣,無轉圜餘地。現在經歷了那麼多,沒那麼性急,會看定些。

雖與輪椅同行,但無阻他到處遊歷和參與活動。(被訪者提供)

別人感嘆他年少遭厄困,當事人持相反看法。

因為我沒擁有過甚麼,感覺沒大落差。心態上是享受少了、玩少了、機會少了,但未至於失去所有。

蘇永通有感家人為照料他勞心勞力,努力讀書來回報。他回校讀中五,為追趕停學一年的進度,埋頭苦讀,就算期間需回醫院做手術,開刀後帶上頸箍便出院,數月後回校考模擬試、參加會考,以全科合格升讀財務相關的高級文憑課程,隨後順利完成工商管理榮譽學士——市場學及活動管理。

現職專上學院公共事務助理、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副主席、義工,多重身份,關注殘疾人士事務,不時對復康政策表達意見。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