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公廁休息室無通風設備傳惡臭 工會批食環外判商迫清潔工自生自滅

社會 13:42 2019/04/14

分享:

調查發現大部分公廁雖設有值勤室,但多數擺滿雜物、通風不足,工人要自行找地方休息。(車耀開攝)

政府早前建議用6億元翻新公廁,但硬件以外,清潔工待遇同受關注。有勞工團體調查發現,雖然大部分公廁設有值勤室,但多數擺滿雜物、通風不足,工人要自行找地方休息,批評食環署及外判商要工人「自生自滅」。團體建議政府應優先翻新使用率高及駐有當值清潔工的公廁,改善其工作空間,才能保持公廁清潔。

71歲的陳福明(明哥)任職公廁清潔替工一年多,他批評不少公廁的設計不完善,通風不足,

啲人去完大(便)都一額汗!

他舉例指,粉嶺火車站旁公廁的員工休息室欠缺抽氣扇,只留有一個抽氣扇安裝洞,要靠外面空氣通風;而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聯和墟聯昌街公廁,不止通風差,一入去就有陣熱氣逼來,值勤室更有三分之一空間用作儲物,工人在裡面動彈不得,只能不時走出去,坐在石壆休息。

同樣71歲的莊友平在文錦渡關口的公廁工作了5年,他指公廁只闢出收集糞便淨化為沖廁水的循環缸房間,作為休息室,但由於循環缸已損壞,經常傳出惡臭,更有污水飛濺,沒有人會進去休息。若工人要休息,晴天時會到對面的樹蔭下,有工友放置了椅子,但雨天時就只能到傷殘廁所。他形容要「唔怕熱、唔怕凍、唔怕蚊」才能勝任該廁的清潔工。

文錦渡公廁只以循環缸房間作為休息室,由於循環缸曾損壞,導致內有惡臭及污水痕跡。(受訪者提供)

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在3月至4月間,訪問了50所公廁、共88名外判清潔工人,雖然有42所公廁(84%)設有值勤室,但當中17所(40.5%)沒有通風設備。而據訪問員觀察,大部分值勤室為密封設計,堆滿雜物,空間極為狹窄,部分公廁要以電錶房或儲物室充當休息室。

圖為旺角洗衣街公廁值勤室,可見狹小的房間內堆滿雜物,工人難以進入房內。(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提供圖片)

委員會政策研究幹事羅佩珊表示,令她印象最深的是炮台山油街公廁,工人需在公廁旁小巷擺放桌椅供用膳,甚至附近電話亭也成為休息室,放了一張椅子。她批評食環署及外判商要工人「自生自滅」。

此外,團體也指清潔工人的薪金低微,77名早更工人的實際工時介乎8至9.5小時(不包括1小時用膳時間),月薪介乎8000至12000元,平均月薪9552元;另外11名夜更工人則每晚實際工作介乎4至7小時,月薪由4600至8100元,平均月薪為6411元。羅指,工人薪金低,加上用膳時間並不計薪,令很多工人只能帶飯上班,惟所有調查公廁均沒有提供雪櫃和微波爐等設備,工友在夏天不可能帶飯。

清潔工人在炮台山油街公廁旁的小巷自設儲物櫃和椅子,供休息之用。(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提供圖片)

清潔工人在油街公廁附近的電話亭擺放一張椅子,以便休息和食飯。(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提供圖片)

政府由4月起實施新外判制度,其中工資因素佔評分比重提升至12.5%,但羅對能否提高工資有保留,亦擔心依然是價低者得,投標公司沒有誘因提升工人的裝備和工作環境。

團體建議,政府應優先翻新使用率高及駐有當值清潔工的公廁,並加建值勤室,裝設通風、儲物櫃等改善工作環境;另政府亦應在招標合約訂明人手、設備等要求,以免承辦商以成本原因拒絕改善工作環境和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