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月內先後確診兩種癌症 社工逃過鬼門關學懂隨遇而安

健康 17:24 2019/04/26

分享:

任職社工30年的Phoebe,面對過很多肢體殘疾人士,當知悉自己同時患上兩種癌症,一樣曾走過低谷,只好咬緊牙關打一場硬仗。

患上癌症,已叫人萬分沉重,若同時兩種癌症來襲,隨時令人心或身都潰不成軍。陳菲比(Phoebe)是社工,30年面對肢體殘疾人士,當自己身份轉變為病人時,一樣曾走過低谷,幸好這一場硬仗她打贏了。

第一次侵襲Phoebe的是乳癌,時為2012年。她說:

其實在這之前一、兩年,已發現右胸乳頭有液體流出,醫生指是乳腺增生,以手術吸走便以為心安。到2012年,她再摸到同一位置有凸起的粒狀物。摸上去的粒粒實實的,已質疑是否乳癌的徵狀。

照超聲波,確發現有水瘤,於是安排進行切除水瘤手術。覆診時,醫生指她一切安好,但其實是醫生拿錯另一位病人的報告,細心核實看清楚,Phoebe的水瘤化驗後證實是癌細胞,要進行乳房切除手術。

任社工時,與會員合照。(被訪者提供)

腳肉瘤大如木瓜

噩夢未完,Phoebe同時發現左腳大腿有個肉瘤有愈來愈大傾向,情況不尋常。

我的大腿肉瘤由起初腫起一片,半年之間已大如木瓜。之前看過不少醫生,觸診後都說沒大礙,純粹肉瘤很多中年人也有,千萬不要割除,否則易翻發。

她大安旨意,但令她心感不安是,肉瘤半年間大得不尋常,當坐下或上洗手間,會有壓着的麻痺感。在Phoebe 再三堅持下,醫生終替她照聲波及自費照磁力共振(MRI),並拿組織化驗,這是高毒性腫瘤(Sarcoma),屬於第3期癌症。

兩種癌症在同一個月確診,確定乳癌手術之時,她也要為大腿的肉瘤到處求醫。

毒性腫瘤1%發病率

高毒性腫瘤屬於罕見癌症,僅得1%發病率,有些人長了20多年都不察覺,因為可以無痛無徵狀,待發現時已屆後期。

有一個醫生看完我的報告,在電話中說:「會死的,你仲唔快些去睇?要馬上轉介外科醫生。」

醫生的話令堅強的她也不禁流出眼淚,提起死字,她最不放心家人,很多事也未做完、未做到,就說要人生要完,心很忙亂,唯有祈禱平復情緒。

丈夫是Phoebe的重要支持。(被訪者提供)

畢竟,Phoebe做了30年社工,情緒很快恢復鎮定。

我做社工見到太多傷殘人士,在他們身上幫我不少,比我淒慘、艱苦的人更多,卻仍堅毅面對,我的情況是大不了,況且我有信心有得醫。

病痛折磨否定自己

Phoebe的乳癌是1A期,雖無轉移至淋巴,但手術同時要割掉3粒淋巴,之後需做化療。大腿的高毒性腫瘤,手術進行了數小時,四頭肌切除了四分三,要以另一塊肌肉填補傷口來支撐行走,待傷口埋口便開展電療。這雙重癌症夾擊,她前後休養了8個多月重投工作。

Phoebe捲起褲管讓記者看傷口,該位置明顯凹了,有一道長達10多厘米的傷疤。治療路上都是身心的試煉,她說不同階段都難熬。

乳癌與大腿腫瘤切除手術後,我不能行走,右手不能用力,只能整天在病床上,感覺自己如廢人,不能落地不能上洗手間,平時我是強人照顧人,突然間自已轉變了角色,完全是廢、好無用,那刻確是難受。

大腿高毒性腫瘤切除後,留下手術印記。(被訪者提供)

容許情緒有起伏

癌症令她的腳不能屈曲至90度,盡管現在也行動自如,但也容易跌倒,而且左腳常有麻痺和痠軟感。這些神經麻痺感隨時襲來,像不能控制自己身體般,有次在醫院,冤痛到她想把腳截掉,心想不如死了就算。幸好這負面想法一瞬即逝,開解自己社工都是人,就算幾樂觀和正面,一定會有情緒起伏。

大病一場,Phoebe最大的心態改變:是活在當下,隨遇而安,與過往執着又緊張的性格迴然。

過往我對人對事有一定要求,但明白到不是事事到你緊張,生命也非由你控制,一切盡力而為便可以了。

她刻下看得雲淡風輕,但笑說要慢活人生暫未學到,說話依然急促。

撰文 : 周美好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