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被老師誤解是SEN學童 律師轉當全職媽媽半在家自學︰我最了解兒子

親子 16:27 2019/04/26

分享:

律師媽媽Karen為兒子轉當全職媽媽,並實行「半在家自學」。

正當律師事業如日中天之際,Karen選擇退下來,放棄高薪厚職轉當全職媽媽。一切全因當時讀幼稚園的兒子,被老師誤以為患有ADHD(過度活躍或專注力不足)及自閉症,令她重新反思其實自己最了解兒子,那就由她來教兒子,並實行「半在家自學」。

Karen是一位事務律師,曾是公司合夥人,她與丈夫Wynham育有9歲的大兒子Ethan和6歲的小兒子Jayden。由於當時夫婦的工作忙碌,兒子的起居飲食便由外傭照顧。直至Ethan讀K2時,Karen開始收到老師的「投訴」,反映兒子學習緩慢、反應不多,向她暗示兒子患有ADHD。

無論事業發展多好,在Karen心中家庭永遠是首位,她開始投放時間了解兒子,發覺兒子可以坐定定畫畫30分鐘,與ADHD的特質不同,連檢查也不必做,可是老師後來又說兒子可能患上自閉症。

Karen曾感到兒子沒得到應有的認同和鼓勵,他的天份被埋沒及打壓。(陳智良攝)

由於當時Ethan主要說英語,不諳普通話,普通話老師卻說他溝通能力有問題,Karen認為老師應以小朋友的母語去判斷他們的能力。不過,她最終選擇在兒子K2下學期時,辭去合夥人職務,成為全職媽媽,希望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子成長。

老師沒真正了解小朋友,我當時很傷心,發現原來兒子在學校沒人愛錫。我對兒子很內疚,即使再行多次我還是會選擇辭職。

高材生夫婦遇上孩子學習難題

Ethan其後升讀一所傳統的官立小學,但他讀得不開心,甚至出現自殘行為,如用鉛筆插自己。Karen與Wynham夫婦都是高材生,Karen於港大法律系畢業後,赴美國賓夕凡尼亞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進修,Wynham則於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畢業,他們從來不覺得讀書困難,卻在兒子身上出現問題。

Karen為兒子安排半在家自學,因應兒子的能力靈活地因材施教。(陳智良攝)

Karen認為兒子的學校抑壓創意、教學方法沉悶,只以單一考試制度將孩子分級,也沒資源照顧能力較強的學生。她當年是英皇書院的男校女生,她有感兒子的學校還沿用她學生時代的教學方式,非常不合時宜,對本地傳統教育感到失望。

老師規定小朋友畫畫要畫到一模一樣,大小、擺位相同,連可以很有創意的美術科也如此扼殺小朋友的創意。

她安排兒子在小二下學期轉讀一所開辦國際文憑課程(IB)的私立小學,學校功課不多,也沒測考,不強調分數與排名,兒子漸漸重拾自信,亦方便她實行在家自學。

我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不需要每年10多次默書、4次測考來告訴我孩子的分數。

Karen與Wynham希望發掘兒子的天份和能力,加以培養及啟發。(陳智良攝)

自編課程自製教具在家自學

Karen參考本地、英國、美國、新加坡的課程,上網自編課程、自製教具。她利用兒子課餘及周末在家自學,程度配合兒子的能力調節,她用3日預備一個課題,每個課題教授一星期。哥哥與弟弟共同學習,但始終年紀不同,哥哥可能吸收到70%,弟弟只得50%。

平日主要由Karen教授各科,工程師丈夫Wynham數理能力強,他大多在周末教兒子數學。Karen笑言音樂科主要「外判」,爸爸鋼琴達8級,可負責教樂理。

訪問當天,Karen與兒子開始有關棲息地的新課題。(陳智良攝)

哥哥Ethan很有創意,喜歡畫畫,可能遺傳了媽媽的畫畫天份,弟弟Jayden則遺傳了爸爸的數學天賦,數學能力比同齡高出三年。Wynham曾答應亡父亡母好好教育孩子︰

我的父母分別在這幾年離世,在他們的喪禮上,我說過會將我所識的教兒子,因材施教。

雖然Karen與Wynham在家與兒子用英語溝通,但他們看重中文,要求兒子寫中文生字、遊記、週記等。(陳智良攝)

Karen於去年11月開設Facebook專頁「陪著你成長」,分享在家自學的經驗。她認為半在家自學有不少好處,父母不但可利用孩子上學的時間上班、休息及準備教材,也不必跟教育局周旋,因為要成功申請在家自學難度極高。

她指半在家自學的成功要素在於選校,不能選非常催谷孩子的學校,否則父母會被學校的考試牽著走。其次家長要很自律也要很好學,願意和孩子一起學習。

撰文 : 駱秀玲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