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眼爸爸」移民台灣經歷人性可怕 前救護員馬菲︰怪獸家長比鬼魂更憤恨

親子 10:04 2019/04/26

分享:

鬼魂於全世界無處不在,馬菲指「鬼話」不分語言,他去泰國一樣會明白鬼魂想表達甚麼。

天生有一雙陰陽眼的見鬼作家馬菲,曾任職救護員10年見盡生死,甚至獲亡魂道謝。特別的經歷令他渴望成為作家分享,就在籌備結婚之時,他站在人生交叉點作出決定,與澳門人太太一起移民台灣,追求更大生活空間。無論見人見鬼,馬菲在台灣都有全新體驗。

馬菲是香港人,太太阿Too是澳門人,經朋友介紹下認識到結婚。馬菲為了太太辭去救護工作,全力投身寫作,因寫作不受地域限制,並嘗試搬去澳門新馬路一段時間,但感覺絕不好受。「大時大節迫到好辛苦,放工多人到不能返家。」

阿Too也不想在急促的香港生活,兩人決定選一個全新地方過婚後生活。考慮過申請門檻及生活空間後,兩人最後敲定了台灣。住過兩岸三地的阿Too,對三地的生活有不同評價︰

澳門人工高,香港效率高,台灣空間闊,而我們選擇了生活空間。

馬菲太太阿Too是一名瑜伽導師,她不怕兩父子都見到鬼,只要不影響健康就好。(曾有為攝)

台灣投資移民需600萬台幣

台灣投資移民需要600萬台幣(約152萬港元)資金開公司,且需真正營運,即獲准在台灣居留。連續在台居留滿一年,期間出境不超過30天,便可申請定居。

600萬台幣不一定要即時花光,只要儲存在公司戶口內,只取幾十萬出來營運亦可。

馬菲另花5000元美金(約3.9萬港元)找移民公司代辦所有手續,之後做身體檢查、找會計師開公司等。他建議,想慳錢都話可自行辦理所有手續,但要親自去幾轉台灣辦理,較費時失事。

自BB出世後,馬菲見過幾次神明出現送上祝福。(受訪者提供照片)

兩夫婦落戶台灣後,開設了一間咖啡店做小生意,但營運過程並不愉快,曾被台灣人排擠,與旅行所見到的人截然不同。

旅行時我們是客,台灣人會以禮相待,但在地生活時,他們當我們是外人、是競爭者,會排擠及對我們不友善,台客亦充滿投訴文化,連警察也不太願意幫助「外人」。

兒子蔡日藍去年夏天出世後,馬菲也結束了小店專心寫書,成為「半職爸爸」主力湊仔,並協助太太的瑜伽導師事業。他最懷念香港人的互助精神,而且轉數最快、工作效率高,解難能力更是數一數二。

身為大埔居民的馬菲熟悉大埔猛鬼點,如梅樹坑、春暉園、荒廢泳池,以及身處的大埔海濱公園,晚上都有不少鬼魂出沒。(曾有為攝)

大埔多猛鬼點 台灣北海岸多女鬼

港台兩地的人有大不同,鬼魂卻沒有大分別。馬菲至今移民台灣兩年,見過的港台鬼魂也是低著頭沒精打采,漫無目的在街上「行來行去」,也喜歡掛在茂密的樹上,或默默站在樹下和燈柱下。

在香港是大埔居民的馬菲坦言,對大埔猛鬼點比較熟悉,例如梅樹坑、春暉園、荒廢泳池、海濱公園、元洲仔公園等,鬼魂愛在樹上聚集,所以榕樹特別多的梅樹坑易招惹鬼魂,而著名鬼屋常寂園亦位於梅樹坑,網上有很多相關鬼故可搜尋得到。

在台灣,他常駕車經過涵蓋淡水至基隆的「北海岸」公路上,見到特別多女鬼,聞說當地常發生交通意外,留下了不少冤魂女鬼……

有次我駕車時,有隻鬼貼著我架車右邊行了幾百米,好驚發生交通意外。

馬菲以自身經歷和同路人的見聞,著成多部有關救護和靈異的作品。(受訪者提供照片)

發夢濟公上身醫好膊頭

馬菲在台灣遇人不淑,但神明卻對他非常關顧。有次他的膊頭受傷,夜晚發夢見到一個濟公像,笑笑口上了一個人的身,將馬菲的手擰來擰去。第二朝他一覺睡醒,膊頭竟完全康復了!

神明對馬菲的兒子亦伸出「無形之手」,兒子初生時經常不願睡覺半夜大叫,尊稱「太子爺」的神明曾現身給予信號,令兒子不再哭鬧,詳情可細閱上集訪問。

延伸閱讀︰鬼魂答謝「陰陽眼爸爸」送最後一程 前救護員馬菲救護車上見盡生死

馬菲笑言湊仔比做救護員辛苦,因為做爸爸無假放。(曾有為攝)

做爸爸比做救護員辛苦

兩夫婦成為新手父母九個多月,湊仔親力親為,沒有聘請工人,家人亦在港澳不能幫忙。阿Too坦言,做媽媽是一份「不能辭職的工作」,最辛苦是嚴重睡眠不足,常感到無力無助,但見到BB健康長大,為她注入了強心針。

而做救護員拯救過很多BB的馬菲,面對自己的BB卻雞手鴨腳,心理負擔好大。「覺得自己個BB特別脆弱,換片都驚弄傷他。」做爸爸辛苦還是做救護員較辛苦?馬菲二話不說即答︰

當然是湊仔辛苦些,救護員有假放。

馬菲希望兒子的童年過得開心,慶幸台灣的讀書壓力較小,程度較淺易,打算先讓兒子在台灣讀到小學,再作打算。他笑言港台兩地有猛鬼,亦同樣有怪獸家長。見鬼無數的他認為,怪獸家長比鬼魂更恐怖,因他遇過的鬼魂比較靜態、沒精打釆,但怪獸家長的憤恨之心比鬼魂更猛!

【延伸閱讀】前救護員憶靈異奇情 勿對死者照片說:後生時幾靚【有片】

撰文 : 林綺玲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