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過勞患罕見眼疾僅餘微弱視力 80後女生苦讀轉型成香薰治療師

休閒 18:25 2019/04/26

分享:

香薰治療師與花藝愛好者曾沅詩(Bonny)雙眼突然患上罕見病,從正常視力變成視障,個性樂觀的她把人生這一役轉化成創作動力,帶來不一樣的精彩人生。

香薰治療師與花藝愛好者曾沅詩(Bonny)雙眼突然患上罕見病,視力大減,還以為下半生只有黑暗相伴,個性樂觀的她把人生這一役轉化成創作動力,帶來不一樣的精彩人生。

她現會為企業編寫香薰配方、創作花藝結合香薰的手作如香薰大豆蠟燭等。(攝影:黃國榮@ Trial and Error Lab)

突然患上罕見眼疾

與花結緣之前,Bonny於加拿大修讀心理學及商業學,SARS期間她在某大學醫學院任職研究助理,每天做重要的醫學研究,甚有意義的工作卻過渡忙碌,令她患上大病,需辭工休息。

休養過後她再次投入職場,可某天雙眼突然感到畏光,不停流眼水,

同事迫我看醫生,但即使頭痛、眼花,我仍說要完成工作。

Bonny最終願意求醫,可惜當時視力已頃刻大減,竟成了視障人士!

醫生懷疑是腦神經發炎,要做很多檢查,每天也要注入高劑量類固醇。身體機能衰退,在病床生活了1年多。

後來醫生確診她患上罕見的視神經病變,以及錐型角膜。她卻坦然︰

手術後左眼視力雖僅餘1成,但右眼還有5成呢!當時我想,能學習用觸覺聽覺等去看世界,已很不錯。

這麼大的挫折,怎能如此樂天?當時,她還不知道有更大的難關在等待她。

早年Bonny留醫時的自拍照,當時身體幾乎插滿喉管。(受訪者提供)

依然選擇忙碌

康復後回到工作崗位,Bonny用盡方法適應新生活,工作與生活應付俱佳,看起來視力跟常人無異——連她自己也以為沒事了。

不過半年後眼疾還是復發,差點連僅餘的視力也保不住。醫生提醒她,這樣下去身體其他感官或會一併衰退。她聽從醫生停工,但休息的方法卻是報讀美術課程及接freelance工作維生。

沒有真正的休息,加上持續的治療過程中,服藥劑量太高帶來精神不振這副作用。有一天她就不慎給滾水燙傷,造成全身三成皮膚達兩級半燒傷程度。

痊癒後Bonny終於明白,不能再單靠藥物,否則或會換來更多意外;剛巧她的嫲嫲與婆婆也在患病,她便希望不用藥物去幫助自己和她們。

她也開設香薰花藝工作坊,學生有大人有小孩,令她有機會運用心理學與其他專業知識。(攝影:黃國榮@ Trial and Error Lab)

香薰花藝令她慢活

Bonny病榻視力極差時,家人在房間擺放花束,一室花香對她饒富深意;另外取自天然植物的香薰精油有治療作用。喜愛藝術、又有心理學背景的她,遂鑽研香薰與花藝,以考取IFPA註冊香薰治療師,以及專業押花或乾燥花灌膠師資格為目標。

其實我讀書很不容易,記性差、眼又壞;但接觸了香薰與花藝知識,像提醒我要慢活,跟隨自己的步伐學習。

學習香薰與花藝後,她終於真正體會讓身心休整是甚麼一回事。

朋友間的心靈醫生

修讀課程3年多,Bonny遇上了Trial and Error Lab去年7月招募實驗夥伴(Lab Fellows),雖然她戰戰兢兢也決定加入,更慢慢發展出首個品牌「萬花瞳」

手製乾燥花配擴香石藍芽擴音器。是跟Lab Fellow Stanely@H14合作,以他的皮革花作主角。(攝影:黃國榮@ Trial and Error Lab)

「萬花瞳」寓意即使眼睛花痕纍纍,仍堅持用不完美的眼睛,去發現和欣賞世界的美麗。她在Trial and Error Lab跟實驗夥伴一起創作,互相勉勵,得到了從前工作沒有的滿足感。

據我觀察,Bonny更像實驗夥伴之間的心靈醫生,若誰被失眠困擾或感到疲憊,她都會偷偷泡壺花茶,甚至送上手製的香薰飾品為同伴打氣。
 

撰文 : 林蕙芝@Trial and Error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