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治療無效再遭未婚夫離棄雙重打擊 80後癌症女生不認命:要為愛錫我的人活下去

健康 17:59 2019/05/03

分享:

罕見癌患者Candy雖然經歷化療和電療的痛苦及遭未婚夫要求分手的雙重打擊下,但仍積極抗癌,為愛錫自己的人堅強地活下來。

兩年前,Candy跟當時的未婚夫籌備婚禮之際,意外發現患上罕見癌症。治療頑疾辛苦至極,同時又要面對未婚夫要求分手,Candy失望過,但依然相信愛。

2016年12月,Candy洗澡時無意發現臀部肌肉內,有一粒小如芝麻的異物凸起,兩星期後腫脹至雞蛋般大。經轉介後,先照磁力共振確認為腫瘤,再抽組織化驗。

起初,醫生說良性機會較大,但假期一過就收到電話,護士指醫生想盡快見面,並叫Candy最好把最親的家人都帶來。(曾耀輝攝)

確診為罕見的惡性橫紋肌肉瘤,這種病主要發生於初生至10歲的小孩身上,醫生坦言Candy的情況並不樂觀。

我患癌的位置在臀部附近實屬少見,即使幸運康復,5年存活率亦不樂觀。如果做手術,會連肛門也留不住。

最終,由於Candy的腫瘤太大,亦未知有否擴散,故先做化療和電療。短短個多月,照X光、化驗、抽骨髓和化療接踵而來。

打亂原定婚期 

Candy與未婚夫計劃於2018年結婚,當時選場地、逛婚展、看婚戒通通都進行中。

當時我準備結婚,以為人生要進入下一個轉捩點,準備成家立室,真正的幸福要來了。但個天開了個好大的玩笑,叫我暫停這一切,我完全接受不到。

原本美好的憧憬瞬間破滅,Candy卻跟未婚夫說︰「如果你要走,就現在走吧,我不想連累你。」這源於Candy的爸爸、姑母和爺爺均有癌症病史,她很清楚抗癌路並不易走。

照顧癌症病人是很累的,病人辛苦你也會心痛和無助。

我真的愛他,所以更不想連累他。如果他現在不走,之後離開我,我會更加受不住。

幸好未婚夫說︰「這場仗一定很辛苦,但你一定要打贏,我會陪你一起打。」這個承諾令Candy有勇氣面對28次電療和42周化療。

副作用為掉髮,所有毛髮都沒有了,也會嘔吐、暈眩和四肢乏力。

化療藥影響骨髓造血功能,白血球數量變低,也會發燒;電療用最高劑量,肉都爛了,內褲也穿不到。

經歷28次電療和42周化療,Candy的頭髮掉光,也會嘔吐、暈眩和四肢乏力。(被訪者提供)

失婚後掉進情緒低谷

推動Candy堅持治療的信念,是那份相信「康復後就會如期結婚」的力量,但完成第一階段療程後,Candy先被告知繼續治療也沒太大效用,同時未婚夫向她提出分手,承受雙重打擊。

霎時間失去支柱,Candy陷入崩潰狀態,服安眠藥也睡不著覺,醫生亦評估她有自殺傾向。

他說他的時間好寶貴,叫我不要阻他找他的『尾班車』,長痛不如短痛。可能他覺得,我們根本沒有將來。

在這段辛苦的日子裏,他就像我的信仰,所以我才撐得住。他離開我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的價值是零,一生就此玩完。

拍拖3年,原以為可以同偕共老的枕邊人,轉眼間冰冷得像陌生人。香港各地遍布彼此的回憶,Candy在朋友的勸勉下,決定出走到美國散心。

在美國重新生活半年,Candy在朋友及其家人的悉心照料下,漸漸修補心靈缺口,惟病情卻急劇轉差,原先縮小至1至2厘米的腫瘤,再次大幅增大。由於非美國公民,到普通醫院求醫的費用昂貴,故美國醫生建議Candy回港治療。

面對病症不感絕望

回港後,Candy拋開難過、憎恨與自我放棄,取而代之的是積極的心態。縱使失婚,也沒有失去對愛情的期盼。

去完美國後想通了,我不再恨他(未婚夫)。患病不是我的錯,我覺得我依然有權利去愛人和被愛。經歷過後,更發現婚姻的承諾就是不論貧富、疾病健康,大家都會互相扶持。

如果我的伴侶做得到,形式如何已經不重要。我仍然相信愛情,只不過上一個未婚夫不是我的Mr.Right。

Candy亦在美國遇到現任男友,伴她繼續走抗癌路。

Candy積極跟外國的臨床試驗方案保持聯絡,希望能參與治療。(被訪者提供)

現時,Candy的癌細胞擴散至肝和肺,香港沒有藥物可以根治,只能隔星期到醫院,接受化療控制病情。回望過去,最感謝家人和美國的朋友,使她勇敢抗病。

我的宗旨是,每天都要精神地過活,因為只要今天精神充足,明天也不會突然轉差,如是者,日子就會愈來愈久。

一直控制住病情,終會等到方法治病。現在日子辛苦但快樂,因為有很多人錫我。

撰文 : 吳霆俊 TOPick 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