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夫妻移民澳洲塔斯曼尼亞 捱過由送Pizza到重當建築師的日子【有片】

休閒 16:15 2019/05/06

分享:

港男James移民澳洲塔斯曼尼亞,由失意做Pizza到重當建築師,可謂苦盡甘來。

港人興起新的一波移民熱,台灣、澳洲等地都是熱門之選。90後夫妻James 和阿Yu,揀了移居至澳洲塔斯曼尼亞。塔斯曼尼亞有「現代塵世美」之譽,旅遊是天堂,但生活又可能是兩碼子事,在塔斯曼尼亞7年的日子,他們也吃過不少苦頭,不如聽他們現身說法。

James和阿Yu一個是建築師,一個則在facebook經營「Potatofishyu 塔斯曼尼亞留學生活誌」,介紹塔州的旅遊資訊。談起落戶此地的初衷,他們表示完全是因為一個「平」字。

我們2012年到來 ,因為都想到外國唸書,而塔斯曼尼亞學費比澳洲大城市如墨爾本悉尼平3至4成,當時我主修那科哲學約10萬港元一年,James來唸的建築碩士,一年學費則約12、13萬港元。

James和太太Yu由一起在塔斯曼尼亞唸書到結婚,經歷了不少磨練。(相片︰被訪者提供)

但畢業後,就明白塔州的不足。Yu表示這裏的問題是工作機會沒大城市那麼多,「藍領的工如做水電、搬運或售貨員等較易找,我畢業後也找不到白領,做了售貨員一段日子現在才轉戰網上做freelance。」Yu現時在Youtube有自己的potatofish yu頻道,訂閱人數有3萬多,也算是不錯的開始。

至於James亦大吐苦水,建築碩士後畢業,寄了不少履歷去建築師樓,也沒絲毫回音。James在香港出身小康之家,家裏經營小生意,在澳洲如何失落,也只輕描淡寫向家人講。

沒工作時,我做了大半年Domino's Pizza,焗Pizza送Pizza一腳踢。另外兼做其他廚房工,完全是underpaid及似黑工feel,付不足人工之餘,知你等錢用還要刻薄你。有次洗碗時眼濕濕,覺得唸完碩士也屈志難伸,回到家很辛苦。

在心灰意冷,差不多決定要離開澳洲回港之際,James突然收到建築師樓回訊叫他面試,「那時喜從天降,也沒理會有人工多少,能學以致用就好。」

James表示因為這老細公司的管理層,跳槽撬走了一批員工,令公司呈半真空狀態,他才有機會回到建築界。

他們閒時弄貓為樂,在塔斯曼尼亞生活也過得愜意。(攝影︰馮柏偉)

旅遊節目介紹的塔斯曼尼亞,是明媚的陽光,新鮮的生蠔鮑魚,但阿Yu表示,其實這些海鮮都不便宜,當地人也不會經常光顧。

起初搬來塔斯曼尼亞,確不習慣這裏生活,人流和舖頭都不多,食物選擇有限。但這裏風景確很漂亮,也很relax,但放工人人也回家,相對香港生活其實很悶,周末要「搵街去」最頭痛。

James和太太阿Yu,在塔斯曼尼亞的薰衣草田留影。(相片︰被訪者提供)

James在香港也是建築師,他覺得在港是「有返工無放工」,但在澳洲這建築師樓也是OT計到足,「老細不好意思叫我星期六、日返工,因為犧牲了私人時間。人工方面,同一職位比香港少約2至3成,兼這裏要抽20%-30%稅,但塔斯曼尼亞競爭不大,生活舒適一點,光是這點已值。」

事過境遷,James也說這幾年塔斯曼尼亞經濟好轉,旅遊業及基建需求大增,多了機會和潛力,尤其是建築行業,對自身的發展反而比留在其他澳洲大城市有更大的空間。

James回顧移居塔斯曼斯亞6、7的光景,除了做廚房雜工這段苦而短的時光,現在也算苦盡甘來,閒時驅車郊遊,享受著塔斯曼斯亞的休閒日子。

撰文 : 馮柏偉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