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自閉兒7歲才懂說話  媽媽不追隨主流教出高球金牌選手

親子 00:02 2019/05/09

分享:

19歲的陳樂男從小確診患有嚴重自閉症及智障,在媽媽的耐心教導下,他於2019特殊奧運高爾夫球賽勇奪金牌。

19歲陳樂男翹著媽媽Anita的手散步,兩母子非常溫韾。樂男很單純,笑容真摰,問他如何慶祝即將來臨的母親節,他只說出一字︰「無!」再問他有何說話跟媽媽說。他字字鏗鏘如同機械人說︰「祝媽媽母親節快樂!」

行徑及說話不似一般19歲男孩的他,從小確診患有嚴重自閉症及智障,說話能力尤其弱,至7歲時才懂說話。媽媽Anita表示兒子比別人成長慢,按自己的進程成長。

19歲的陳樂男與媽媽Anita感情要好。(曾有為攝)

嚴重自閉智障兒

兒子小時候不懂說話,至1、2歲也沒有言語能力,1歲多時只愛圓形的物件,如波、車輪、杯等等,很喜歡看它們在轉。當時帶兒子看醫生排期評估,被診斷出有嚴重自閉症及智障。

Anita當刻心情低落,甚至埋怨︰「為何是我?」不過,個性樂觀的她,3天後已醒過來,積極面對。她一直喜歡小朋友,充滿耐性,明白每個孩子不一樣,不用比較。然而,照顧自閉兒,媽媽回想最困難是溝通。

丈夫為兒子改花名是「小暴龍」,他沒有語言能力,經常以哭鬧表達情緒,加上自閉孩子有固執個性,像是平日外出行走的路線不一樣,他會不接受,可以哭上半小時。他曾經有一段短時期會撼頭埋牆,出現自殘的舉動。

是獨子的樂男經常跟爸媽一家三口到處旅遊。(相片︰受訪者提供)

接受訓練改善行為

樂男在協康會接受了2年半的密集式學前訓練,包括言語、物理及職業治療,行為大有改善,媽媽感謝導師教兒子學懂表達。

言語治療師教樂男用手指嘗試表達,我根本沒想過用手指也要教,但這些最基本的事幫到他很多,而我也學會為兒子度身訂造圖像卡,從而改善他的情緒。

樂男在特殊學校讀了13年,現時是中六生,屬高智能自閉兒的他,在昔日幼兒中心被評估智商達75,可以升讀主流學校。Anita表示從不被「主流」二字掣肘。

一心想兒子入讀特殊學校,排不到才考慮主流校,我曾經到青少年中心教導學生,了解不同年級的課程內容,兒子勉強應付到又如何,加上他的語言能力特別弱,理解力只達3、4歲的程度,可想而知他讀主流學校會多慘,而他的媽咪即是我,會更加慘。

陳樂男參加協康會賽馬會星亮資源中心的活動。(曾有為攝)

7歲才懂說話表達

約5歲的樂男才懂得發出「媽媽」的音調,Anita淡淡然地說很開心,之前沒有太刻意期望兒子何時叫父母。

知道他當時發出媽媽是沒意思,不過也開心。兒子小二約7歲時才叫懂說話表達,可以運用詞語,明白意思,至小三、四時才多運用到句子。

陳樂男懂雜耍轉碟,不時外出表演。(曾有為攝)

選讀特殊學校是正確的,學校因材施教,安排樂男單對單的言語訓練,讓他學吹口風琴,藉此可以鍛鍊口肌助說話,參演大型活動亦增加自信心。此外,媽媽明白「打撃容易,建立自信心難」,她從不改正樂男的功課。而樂男的數學、記憶力尤其出色,老師加強他學數學,從而令他有自信。

此外,學校安排各類課外活動給特殊需要的學生嘗試,像樂男曾經打籃球,但他動作較笨拙,接不到球速太快的籃球,像變成了玩閃避球。之後,他於中一時有機會接觸高爾夫球,大感興趣,更成為運動員。

小時候的陳樂男表演吹口風琴。(相片︰受訪者提供)

勇奪高爾夫球金牌

樂男3月時參加了2019特殊奧林匹克夏季世界比賽,問及比賽的情況,他有條理地慢慢說出來,某些字辭咬字不清。

我看新聞報道,見打高爾夫球就很想看。參加特殊奧運會只想取大賽經驗,兩星期到阿布扎比,第一次離開家這麼耐,會用whatsapp跟家人溝通,起初有反叛、不適應生活,而取得冠軍沒想過,很開心。

兒子外出離家十多天,媽媽直言不擔心,考慮路程遠、觀賽的限制、有專業團隊同行照顧兒子,她跟丈夫很放心讓兒子獨自出外參賽,而放手後,又見證兒子成長了!

協康會賽馬會星亮資源中心中心經理李小慧分享有不少像陳樂男自閉症青年,面對就業問題。(曾有為攝)

將來由兒子決定

樂男坦言不會以高爾夫球運動員為職業,明白運動員生涯有限制。他參加協康會「自閉症青年支援計劃」,有很多機會接受職前訓練,被評估適合去職場工作。媽媽很放心並樂見兒子闖出自己的未來。

我是孤兒,有很愛錫我的家庭收養我,視我如溫室小花,我反而明白孩子獨立的重要。兒子已成年,將來由他決定。除了寄望他獨立能自理外,更重要是快樂,如同名字「樂男」,不會因為自閉症而變得不快樂。

撰文 : 顏紫燕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