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毛兒子

City 03:00 2019/05/10

分享:

毛兒子拖肥有我的傳承,熱愛美食,我吃甚麼牠吃甚麼,以口褔論,不要說是狗同類,就算許多大有錢佬都不如牠。

起初養牠的時候,許多家有愛犬的朋友都教我,這個不能給牠吃,吃了會掉毛;那個不能給牠吃,吃了會死。但牠實在愛吃,既然是我兒子,那也總得寵牠。於是就試着給牠吃,這也吃那也吃,漸漸放鬆,尋常小菜如蝦仁炒蛋、芹菜炒肉絲、冰糖蹄膀、大葱鴨、清蒸海斑、燉排骨之類,一般麵食如三鮮水餃、菜肉餛飩、豬肉餡餅,季節限定如陽澄湖大閘蟹、明前龍井,西餐有西班牙紅蝦、安格斯牛扒、巴馬火腿之類,反正家裏有的牠都吃,且不是淺嘗即止,而是愈吃愈饞,從早餐到晚餐,只要我們坐在飯桌上,牠就在桌邊人立而起,趴在桌沿等吃。

不但如此,只要廚房一開工,牠就像偵察員一樣出現,探頭探腦,人立而起,順着廚櫃逐寸移動,伸着鼻子研究櫃面氣息,比我還早知道飯食內容。有時半夜我覺得肚餓,靜悄悄進廚房覓食,拖肥又會神仙一樣突然出現在身邊,眼神狐疑,看我如捉姦,直到弄清我在吃甚麼,牠也能分到一杯羹為止。

前兩天跟美女獸醫說起拖肥,她說拖肥十四歲了,應該檢查一下身體。於是帶牠去驗血做體檢,結果身體比我還好。想必是腸胃已隨了我,生活煩惱一點沒有,身強體健也。

文章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原題為「毛兒子」

撰文 :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