嘆港人現實失理想 旅法畫家陳錫灝冀以藝術解放思想

休閒 09:00 2019/05/21

分享:

旅居巴黎40多年的陳鍚灝,曾為法國古堡保育中國文物、參與羅浮宮擴建,為前法國總統希拉克設計青銅器收藏館,最終心繫藝術創作。(陳偉英攝)

旅居法國40多年的建築師兼畫家陳錫灝,曾為法國古堡保育中國文物、有份參與羅浮宮擴建,連前法國總統希拉克青銅器收藏館,也是由他所設計。愛畫巴黎聖母院的他,認為聖母院不只有歷史和宗教價值,更有不少著名文學作品以此為場景;火災後出現空中花園、激光塔等天馬行空的構想,更體現出法國人的前衛個性。他批評香港藝術教育落後,價值觀太現實,他指藝術影響一個人的思想和行為,希望從教育入手,冀藉此解放港人的思想。

1945年出生的陳錫灝,5歲隨父母自廣州來港,中學畢業後到台灣修讀土木工程。他自小便酷愛藝術,大學時喜歡寫作和畫油畫,經常蹺課到故宮博物院看藝術品,畢業後獲教授推薦到法國蘇瓦松(Soissons)一個古堡,負責維修中國文物和藝術收藏,期間考取法國當地建築師資格,自此與巴黎結下長達40多年的不解之緣。

陳錫灝的作品《巴黎聖母院》(陳錫灝授權提供)

上月法國巴黎聖母院發生大火,屋頂和高塔盡毀,惟主體結構和教堂十字架倖存,陳錫灝在文化中心的個人畫展,也展出了多幅聖母院油畫,他以黃、藍的色彩對比,記綠下聖母院不同角度的面風貌,向這法國人的精神支柱致敬。

他指出,聖母院不只有歷史和宗教價值,法國大文豪雨果(Victor Hugo)的經典小說《鐘樓駝俠》、美國作家海明威(Ernest Hemingway)的《流動的饗宴》,均以聖母院作為場景。聖母院也是法國人生活的一部份,聖母院門口廣場的「原點 」(Point Zero),法國人用以測量各地距離;聖母院坐落的塞納河,將巴黎分為右岸及左岸

火災後法國宣佈將辦國際比賽,廣邀全球建築師提交新的尖塔設計方案,旋即出現空中花園、激光塔等天馬行空的構想,陳錫灝認為這體現出法國人的前衛個性。

陳錫灝的作品《維港夜色》(陳錫灝授權提供)

他批評香港藝術教育落後,大衛像的裸體也不能接受,亦缺乏推廣藝術的專業行政人才和職位;又指港人價值觀現實,形容是「通坑渠哲學」,年輕人只識周而復始工作,不知所為何事,逐漸失去理想,使香港慢慢走進死胡同。

通坑渠都做?供到層樓就得,香港人最緊要有錢生兒育女。

他指藝術影響一個人的思想和行為,希望從教育入手,冀藉此解放港人的思想。他並在前年開始自費出書,教港人欣賞抽象藝術,又打算設立獎學金推廣。

由細到大、由幼到老推廣藝術;由基本開始,甚麼是美學,甚麼是禪,怎樣欣賞藝術作品中的社會人文關懷。

記者:岑志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