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純恩:說老鼠

City 03:00 2019/05/22

分享:

香港突然鼠患大增,新聞報道用「區區有鼠患」來形容。政務司司長也揚言「一隻過街老鼠都不能放過」。據報有公共屋邨居民在家裏都常常捉到老鼠,有的街市還特地從廣州請了滅鼠專家來香港擺鼠籠捉老鼠。

看到這裏,可知香港人應付老鼠不如廣州人,不然就不會連放個老鼠籠都要請教專家。這是因為廣州老鼠多,還是香港少捉鼠人才?

雖說沒甚麼人會真正喜歡老鼠,對於老鼠的詮釋卻中西有別,中國人只要一說到老鼠就沒甚麼好話聽,必「人人喊打」,但在西方文化中,老鼠又非常討好,從灰姑娘裏的肥老鼠,到迪士尼的米奇老鼠,形象都可愛得不得了,人人見了喜歡,卡通片《老鼠大廚》,更把老鼠說得比人好。

其實你細看老鼠模樣,真的很趣致,如果毛多一些,再長條毛茸茸的大尾巴,那就是松鼠了,誰會見了松鼠不喜歡呢?

這種見解,許多中國人是不喜歡的,現在中國人不喜歡老鼠,是因為嫌老鼠的細菌多,太髒。但以前中國人不喜歡老鼠,是因為老鼠偷大米。「捉隻老鼠入米缸」,就是人對老鼠忌諱的最好寫照。

但是,中國人這麼討厭老鼠,卻又偏偏在十二生肖中把老鼠排在了第一位,並將人類之中的一部分分派成了鼠輩,這一點,若老鼠通人性,大概也百思不得其解。

文章刊於《經濟日報》(收費閱讀),原題為「說老鼠」

撰文 : 李純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