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曾抗拒同性戀要求兒子飲符水「醫病」 台灣同志用愛感動媽媽出席婚禮

健康 10:44 2019/05/24

分享:

阿拓的母親無法接受他的性取向,但最後都出席了自己的婚禮並給予祝福。

台灣通過「同婚專法」,成為首個亞洲地區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區,不少台灣同志都舉辦婚禮,30歲的阿拓及31歲的宣佑就是其中一對。但辦同志婚禮的背後,亦面臨不少壓力,不論是外界目光,還是家人的接受度,都是一番考驗。接受TOPick訪問的阿拓表示,母親一直無法接受自己的性取向,但最後都出席了自己的婚禮並給予祝福,十分感謝勇敢的母親。

宣佑(左)與阿拓(右)日前舉辦了世紀平權婚禮。(受訪者提供)

回想起懵懂的小學生時期,阿拓還不知道什麼是「喜歡」,只知道小學三年級時自己很喜歡上數學老師的課,即使上其他課堂時仍會想念著老師。後來慢慢從電視、文章、報紙、卡通等才知道什麼是「喜歡」,明白自己喜歡的是男性。由於整個過程緩慢,所以也沒爭扎過。

不過家人的想法就很不同。阿拓表示,最初母親見到自己與男朋友往來太密切時曾問:「他是誰?」阿拓直說:「他是我男朋友。」

假裝鎮定的母親

那時,母親假裝鎮定,點點頭說:「男生朋友不要認識太多,不要每天想著玩,要認真念書。」

一切看似風平浪靜,但過了2星期,阿拓發現男朋友送的新衣服不見了。再過了一星期,母親某日拿著水跟符咒到阿拓的房間,念著奇怪的咒語,拿起打火機燒符紙,在他周圍畫了幾下,再丟到水中要阿拓喝掉符水。

母親說:「喝下去就會好了。」

阿拓不解,問:「好什麼?我沒有生病阿。」

母親在他的逼問下,有點生氣地說:

你喜歡男生哪有正常,你這樣就是不正常啊。你快點喝啦,你喝了就會好,不然算媽媽求你,拜託你喝。

最後,阿拓當然沒喝。雖然母親未能接受,但阿拓是不會允許任何人因為他而詆毀母親。

曾經有同學對著阿拓口出惡言:

一定是你媽上輩子做了什麼壞事,這輩子才會生出一個GAY來懲罰她。

對此,阿拓稱只要言論涉及家人,就一定會生氣。所以當刻直接去教官室,要求教官當著他的面打電話給同學的家長,要求同學的家長跟他和母親道歉。

阿拓清楚明白社會上總是充滿惡意、霸凌和恥笑,但他形容自己像坦克一樣,能抵擋流言蜚語:

我像是天生出來擋子彈的「神坦」,那些很難聽的惡意言語,比被蚊子叮還不痛不癢。

世紀平權婚禮

後來阿拓認識到現在的老公宣佑,宣佑的家人同樣未能接受,但因為都管不住他倆,所以較為放任。宣佑經常到訪阿拓家中,陪伴阿拓媽媽做家務、聊天、看電視,互相的家人都十分客氣。

交往3年半,遇上台灣通過「同婚專法」,阿拓剛好有朋友希望舉辦「世紀平權婚禮」,於是2人便突然決定結婚。

二人確定自己的終生伴侶就是彼此。(受訪者提供)

決定結婚的當下,阿拓打電話告訴母親。母親一開始也擔心2人的未來,說:「為什麼要這麼快,怎麼不多相處幾年再看看。」但阿拓很確定自己的終生伴侶就是宣佑。餘下的問題,就是媽媽會不會出席婚禮。

媽媽說,因為我是他兒子,不管怎樣她都會想要到現場,只是看我希不希望她去參加。

由於「世紀平權婚禮」會有大量媒體關注,所以阿拓擔心母親,因為他知道社會充滿惡意,所以只盼望母親在婚禮過程時在主桌等他,不用陪他出場。但最後阿拓的母親勇敢的面對媒體的鎂光燈、社會的壓力。

阿拓(右)十分感謝媽媽(中)勇敢出席婚禮。(受訪者提供)

結婚後,母親更在當晚傳了一個短訊說:

媽媽不怕,你跟宣佑要開心。

短短的一句,讓阿拓十分感動,因為他知道母親比他想像中勇敢。

我很感謝我媽可以為了我勇敢,面對媒體及社會。我媽也已經變得很勇敢 比我想像中勇敢。

撰文 : 楊宛茜 TOPick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