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受夫家冷言冷語捱出兩間魚蛋鋪 斷指媽媽日做18小時養活4個子女【有片】

休閒 13:36 2019/05/27

分享:

69歲的王林記老闆劉蘇女一生歷盡折磨,卻依然笑著面對。

位於筲箕灣的王林記潮州魚蛋粉,憑平凡的魚蛋打響名堂,一粒粒魚蛋如一粒粒字,寫下老闆娘劉蘇女辛酸而堅毅的故事。69歲的劉蘇女年輕時因沖喜結婚,婚姻卻因丈夫性情大變而變質,受盡丈夫和奶奶的刁難。她拒絕向命運低頭,每日做足18小時,甚至因忙碌工作而失去手指,她始終笑對磨難,靠一碗碗魚蛋粉養活子女。苦盡甘來,劉蘇女現時擁有兩間屬於自己的魚蛋舖。

要嘗到生活的甜,首先要捱到苦。蘇女命途坎坷,年輕時窮到連食用油都買不起,只靠幫人劏魚換取魚春食用。父母在在她23、24歲時相繼患癌去世,在母親患癌期間,她為沖喜與青梅竹馬的情人王炎林結婚,豈料是噩夢的開始。

蘇女的命途坎坷,不但年輕時十分貧窮,父母親亦在她23、24歲時相繼患癌去世。

本來做燒臘的王炎林因唧魚蛋技術優秀受人賞識,接手朋友魚蛋舖機器,在山上租下小木屋開了王林記,開始製作魚蛋出售。隨着生意好轉,丈夫性情大變,開始抽煙和喝酒,終日無所事事,店鋪大小事都由蘇女包辦。回想當年在山上賣魚蛋,蘇女要把沉重的材料搬上山,日做足18小時,每日吃11碗飯,卻只有90磅,捱得五勞七傷。

我的手在40歲時已經連梳頭也梳不到,渾身都很痛,晚上睡不著,後來我經常去物理治療,打鬆筋肌,現在才好了些。

蘇女撫摸著自己的雙手道,自己為家庭、為魚蛋捱得五勞七傷,左手的食指和無名指指頭被削平,中指亦因做魚蛋而斷掉。但是,在別人眼中的缺憾,她毫不介意,她向主動向鏡頭伸出雙手,輕描淡寫,彷彿在說別人的事:

當時一日只睡2個小時,走路也能睡著。我攪魚肉時打嗑睡,把手插了入攪肉機,便被機器斬去了手指。

魚蛋是王林記的靈魂。

蘇女辛苦為家庭付出一切,不但沒有得到丈夫的感激,反而受到他的責罵。說起傷心事,爽朗的蘇女也露出暗淡的神色:

他說我似隻牛,沒有腦,只懂工作。我才恍然大悟,他完全變了。

蘇女說,丈夫是大男人,思想十分守舊,只希望蘇女「安份」,她卻思想開明,喜歡學習,她在30歲時到夜校讀free talk,又暪著丈夫學習社交舞和英語。

蘇女的奶奶思想也十分傳統,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蘇女的聰明與好學令她的奶奶十分忌諱,經常針對她。儘管如此,蘇女依然以德報怨,不但把王林記打理得井井有條,也堅持不埋怨丈夫:

既然選擇嫁給他就不可以怨天尤人。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就不識字,改變的是我,所以我會尊重他,不會怪他學識少,只要我做好本份,家庭完整,子女過得幸福就好。

在難捱的日子裡,子女就是蘇女唯一的精神支柱,她說,她不願離婚的唯一原因是捨不得四個子女,只希望子女能過上更好的生活。蘇女努力工作,終於成功把長女和兒子送到外國讀書。

其實我很喜歡讀書,但因為當時很窮,只好被迫放棄,因此,即使家裡條件不許可,我死都要供他們讀書。當時我把他們放在$30一個月的政府托兒所,我再去上班。

蘇女靠魚蛋粉店捱大四子女。

直到今天,丈夫已離世9年。談及丈夫去世,她已是雲淡風輕,她坦言,現在提起丈夫已毫無感覺,連半點思念之情都沒有,她更笑言「老公死後才有好日子過。」近年,蘇女的兒子開始幫手打理舖頭,蘇女亦處於半退休狀態,現在她5時開工,9時放工,只在早上負責買魚。每天放工後,她就會去餵野貓野狗,她說:

因為自己以前吃不飽,現在看到野貓野狗吃不飽也會心痛。

除此之外,她會獨自到不同的國家旅行,享受晚年人生。即使命途坎坷,穌女也不曾低頭,也許就如她所說:「人生過得好與不好在於你的心態,知足常樂。」

撰文 : 劉卓姿 TOPick記者